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反谋纯阳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反谋纯阳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大能交手,几乎只是在一瞬之间,王升勉强能看清自己师祖的动神作书吧,但完全无法做出半点应对,人就被纯阳子当成沙包直接扔向了门外的黑影……

    门外斗篷下的女子几乎立刻就要出手将王升直接抹杀,但吕纯阳那声‘好徒孙’已喊了出来。

    她秀眉轻皱,原本扫出的手掌横转了过来,直接将王升单手撑住,随手扔到了一旁。

    也就是这般一耽误,纯阳子身形已是冲天而起,撞破屋顶瞬间消失不见。

    “哼!”

    黑影轻哼一声,一跺脚瞬间消失无踪。

    显然,两位大能的追逐战,并非王升这个阶段能看明白的,力量层次相差着实太多了些。

    王道长左手一招,瑶云已是化神作书吧了无灵剑归于手中,持剑冲出这处花厅。

    此时那些仙子们才回过神来,一个个面色苍白,但并未太过慌乱,有条不紊的迅速撤离此地。

    然而,王升还没走两步,一道身影已是出现在了他身后,带着一幅白纱手套的手掌,摁在了王升肩头。

    王道长略微扭头,见到的却是一张冷峻的俏脸,心底也是一突。

    “纯阳之道,你果然是他徒孙!”

    这位女大能冷然道“既然他说会回来救你,那你暂时就跟在老身身旁吧。

    也莫要说老身以大欺小,自不会让你吃什么苦头。”

    言罢,这位看起来只有二八芳华,嗓音也如夜莺婉转的大能,直接将王升提了起来,不由王升说半个字,直接将王道长震晕了过去。

    提着王升,这女大能看了眼站在远处阁楼中的素娘,冷哼了声。

    “我将这小子带回我洞府,给他十日期限,若不来寻我,当心我毁了他传人!”

    这般话语总归有些色令内荏,女大能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素娘却是掩口轻笑了声,静静立在那,并未多说什么。

    ……

    西天域极西处,一口木棺悬浮在一颗死寂的废星之上,而在木棺正上方,一座仙殿闪烁着浅绿色的光芒。

    生与死的分界竟是如此明显,那木棺下方的条条锁链宛若触角探入了这颗星辰之中,渐渐蚕食着这颗废星所蕴含的‘生命力’,加速着它的寂灭。

    上方,仙殿之中,刚停下了修行不久的牧绾萱身着素蓝长裙,站在殿门处,眺望着东面。

    师弟已经回了十三星吧,自己与他,此时当真是相隔最远了。

    手指划过嘴唇,师姐又陷入了回忆中,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幽兰,因这份思念而更增几分美感。

    “师姐,又无法静心了吗?”

    牧绾萱身后,身着翠绿色短裙的林飞瑶飘飞而来,柔声问候着。

    牧绾萱轻笑着摇摇头,看着这位已经与自己十分熟悉的同门师姐妹。

    在青华帝君的指点之下,林飞瑶近来不断突破自身境界,她修行数万岁月,自身积累也算丰厚,此时迎来了厚积薄发。

    遗憾的是,林飞瑶无法修行生之道或是死之道,但她本就是记名弟子,也不敢多奢望什么。

    长生有望,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缘。

    “师姐在挂念夫君吗?”

    “嗯,”牧绾萱轻轻点头,依靠在石柱上,目光流露出少许疲倦。

    林飞瑶本想调笑几句,但见牧绾萱这柔弱的模样,反倒有些不知该如何出口,只能轻叹了声,在一旁静静陪着。

    青华帝君曾私下叮嘱过林飞瑶,要让她多陪陪牧绾萱,免得她心中太过寂寞。

    大概,林飞瑶也觉得,自己在四御大帝面前的仅有价值,也就这般了。

    与此同时……

    东天域,一深一浅两道金光正赶往某处元洞,怀惊与王升新收小弟虎昌正赶回十三星。

    怀惊是网瘾犯了,虎昌是听怀惊说那里有诸多有意思的人和物,且是老王大哥最为看重之地,想着早点赶过去,看能不能提前立下点功劳。

    见过纯阳子,看到了被昊天塔镇压的王灵官,虎昌觉得自己已经上了一艘牢固且可靠的‘贼船’。

    北天域边陲之地,那颗冰川星辰之上。

    盘坐在那许久的王灵官,身形慢慢晃动了下,再次站了起来,他面容之上流露出少许释然,整个人仿佛也突然年轻了许多,面上的褶皱渐渐退却,化神作书吧了一名英武威严的中年面孔。

    “初心,无非是愿苍生不生恶事,愿三界归于安宁。

    生灵各归其善终,不以强武神通祸乱众生。

    如今仙圣再乱,天庭犹有复兴之机,仙帝虽逝去,但我等尚在,三界定可再归秩序之下。

    众生,苍生。”

    言语落下,这位都天大灵官身后缓缓浮现出了一道淡金色的虚影。

    而王灵官右手虚握,一把金鞭入手,随着他轻轻一挥,又有一道暗金色虚影自他体内迈步而出。

    一瞬间,王灵官身周现出了朵朵祥云,这两道虚影一呈怒色,一则面带慈祥微笑,又随王灵官袖袍挥舞,归于王灵官体内。

    “如此,倒是欠了此子与吕洞宾莫大的人情。”

    王灵官低头轻叹,禁不住苦笑道“当年被陛下封震的圣灵,今后会成为中兴天庭的明主吗?

    那陛下如此苦心经营了无数岁月,到最后依然只是无用功矣,又或是为此人做了嫁衣?

    缘生缘起,道生道灭。

    最终谁都逃不过大道之手,这圣者之境,或许才是唯一的解脱……”

    伴随着这位都天大灵官的叹息声,冰川周遭的风声越发急迫;但随着王灵官抬手一压,整颗星辰瞬间安静了许多。

    仙禁之地。

    两艘大号无影梭疾驰在有些荒芜的星空之中,朝着那遥远的星空之门不断靠近。

    ……

    嘀嗒

    嘀嗒

    水声?

    王升慢慢恢复意识,还没睁眼,心底就浮现出自己被祖师爷果断卖了的一瞬,额头就挂了几道黑线。

    他修为并未被封,当然也没有被封的必要。

    仙识朝着外面散开,王升发现自己此时是在一处山洞中,洞中的布置十分简单,一只床铺,一个蒲团,几幅山水画卷,石壁都没有半点装饰。

    一道身影就站在洞口,外面便是万丈悬崖,洞外有一层薄薄的光罩。

    只是看这人的背影,当真只能用惊艳二字来形容。

    一身浅白色的素色长裙,没有任何花纹装饰,却将她那完美的身段完全展露;三千青丝束起云鬓,浑身上下又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醒了?过来。”

    就连嗓音,也是如此冰冷。

    王升看了眼手中的无灵剑,乾坤戒中的灵笙也安然无恙。

    显然,这位大能并不屑于动他一个小天仙的物件。

    离开师姐之后,先是被王灵官抓,又是被祖师爷出卖……自己不是说有天庭大气运吗?怎么就这么倒霉,接二连三遭遇这种大佬。

    气运是一把双刃剑,网瘾大师诚不欺我也。

    但这次王升还是能轻松些的,他能感觉到这位女大能的高冷与高傲,对方应当并不会留难自己,只是想逼自家祖师现身。

    ‘哼,现在知道你祖师是何等人了吧?’瑶云分分不清的在王升心底骂了句。

    王道长只能假装没听到,收起无灵剑,走到了洞口附近。

    “前辈……”

    “我且问你,”女大能扭过头来,目中带着少许冰寒,但王升也看到了她那双十分美丽的蓝色眼眸。

    像是玄冰冰晶中盛开的花朵,又好似最完美的两颗蓝宝石有了灵性。

    “那个负心薄幸之人,可在你面前提过‘芷冰’这二字。”

    王升眨眨眼,还算镇定地回了句“没有。”

    这女大能手指一攥,转身对着远处拍出一掌,就见几百里外一座高山轰然倒塌,半个山头直接消失不见。

    “他竟提都不愿提我!”女大能咬着嘴唇,有一瞬的面容竟是痛心又哀恸,“在他心中,我当真便是这般不值一提吗?”

    “那个……”

    “嗯?”女大能目光扫来,又瞬间恢复成了那般高冷模样。

    王升道“祖师与我见面的次数极少,加起来也不过见了三次,大多数时间都在指点晚辈修行。

    莫说前辈,祖师并未在我面前提起半个女子之名。”

    “是吗?他谁都没提起吗?”这女大能嘴角有些抑制不住的扬了起来。

    王升禁不住一手扶额,这大佬心思倒是好容易就看破……

    随之,王升心底就觉得自家祖师着实有些不太靠谱,这般女大能如此痴心,祖师竟还这般躲着。

    “前辈,晚辈可否冒昧问一句,您跟我祖师的关系是……”

    “我倾心于他,更曾与他相守数日,”她说这些时口吻却是十分平淡。

    王升又道“那前辈您可知,我家祖师似乎……”

    “他有许多像我这般的所谓红颜,”女大能轻叹了声,慢慢闭上双眼,“我不求他日后能一心一意在我这,只盼他能与我长相厮守,便是隔一段时间放他外出也是无事,可他总归要给我音讯何时回来。”

    言说中,她苦笑了声,“可就是这般,你这祖师却是无比狠心。”

    “确实有些过分,”王升中肯的评价了一句。

    这女大能却皱眉道了句“我可说得他,你又如何能说得!”

    王升……

    得,这位女大能看来是中毒不浅,自家祖师这是留下了多少情债,能让这般大能都对他又爱又恨,当真是让王升心底颇为钦佩。

    当然也只是钦佩,王道长并没有向祖师爷看齐的志向,心底也只容得下师姐一人。

    “这件事上,晚辈或许可以帮上忙,”王升一本正经地说了句,又将瑶云请了出来,“不如前辈您将与我祖师的故事详细道来,晚辈二人对祖师也算颇有了解,或许可以帮上前辈您一些。

    说实话,祖师这般浪迹天涯,我们晚辈看在眼中,疼在心底。

    他确实,该找个安稳的避风港,让自己停下来歇歇了。”

    “当真?”

    女大能神色一动,显然是被王升这般简单的言语就说的动了心。

    果然,坠入爱河的女人,哪怕再强,智商也都会临时锐减……

    祖师爷啊祖师爷,王道长心底淡定的一笑,你做初一,就别怪他做十五了。

    “晚辈可立誓言,绝对是诚心实意想助前辈与我祖师爷修成正果,共成婵娟!”

    当下,芷冰仙人轻轻一叹,说起了自己与纯阳子这漫长岁月的爱恨痴缠。

    “那时,我方才只有太乙境……” 。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