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剑归脱困,乱扫秋风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剑归脱困,乱扫秋风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王灵官,大概是弄错了吧。

    王升虽然很想直接将这话说出来,但看着面前越发眉飞色舞的祖师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自己是重活了一次的,如果真的是娲皇留下的什么圣灵,自己怎么可能上辈子那么倒霉,地球灵气开始复苏之后,庸庸碌碌十多年,最后还死在了一根银针之下……

    死在……

    呃,莫非重生并非重生,而是类似于读档?

    “祖师,此事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是不是在回忆自己一路走来的轨迹?”纯阳子温声道,“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对你来说确实是有些难以接受。

    据贫道推测,上古时,仙帝陛下出手阴了圣灵之后,必然想方设法取走了他的气运乃至命格。

    如今你以仙帝陛下的亲生骨肉为剑灵,借此继承了天庭数成气运,一饮一啄,当真是妙不可言。”

    “瑶云她,此前就知道此事吧,”王升苦笑了声,心底又泛起了少许黯然。

    如果此事是真的,这应该就是她一直隐瞒着不告诉自己的原因吧;她之所以愿意成为我的剑灵,难道是因为心底有所愧对?

    “祖师,就算此事是真的,也并不代表什么,”王升叹道,“王灵官又为何非要杀我?”

    “这个人十分矛盾,”纯阳子摇摇头,“怕你的身份暴露,从而毁掉仙帝的威望,进而让天庭最后一点人心破灭。

    但他又有忌惮,不知是否要对你出手,毕竟你此时已经聚起了天庭气运,俨然成了复兴天庭的关键。

    此人对天庭的忠诚自不用多言,如今他也是进退两难,不知自己该如何自处。

    所以主动对我吐露了此事,想让我在他手中将你救走……这确实有些荒谬。”

    这……

    王灵官有点人格分裂的倾向?

    “所以,非语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置?”

    纯阳子手指轻轻敲打着膝盖,“做师祖的总归要站在你身后,且王灵官犹豫不定,本就无心取胜,贫道手握几样宝物,随时可将他擒下。”

    “全凭祖师安排便是,”王升嘴角一撇,“若弟子此次得存,今后能与他一战,自会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依照贫道之见,与王灵官最好还是何解为妙,”纯阳子道,“你若要想真的走复辟天庭之路,王灵官身后所站着的天庭势力至关重要。

    且此人本领十分高强,对乾坤之道的理解更是堪比远古那几位大能。

    他今日无心与贫道争锋,若是与贫道生死搏杀,胜负当真也只是在五五之数。”

    王升叹道:“祖师爷,若我说心里话,与其复辟天庭,倒不如重新建立一个势力。”

    “哦?你为何会如此想?”

    “个人愿想罢了,”王升摇摇头,轻轻吸了口气,心底那股压抑的气息,突然就翻涌了上来。

    王升仰头注视着远处的星空,缓缓吐了口气……

    “从很早之前,就有人在我耳旁反复提及天庭之事,瑶云虽然最初就说不会强迫我去复辟天庭,但她心底的期盼,弟子其实是能感觉到的。

    弟子对瑶云颇为看重,将她当做了自己的挚友一般,也想去尽力帮她。

    还有其他诸多事,将弟子完全捆绑在了天庭二字上。

    因为天庭,家乡面对无尽星空来的威胁,那里有无数生灵想要安稳生存,没有仙道他们甚至能生活的更安稳,可如今一切都变了。

    因为天庭,青华帝君将师姐从我身旁带走,要她去继承生之大道。

    因为天庭,我必须从家乡走出来,面对着无尽的星辰,拼命去修行,因为这样才能保护后面的那些人。

    是,天庭为我的家乡、为我的人生带来了另一种可能性,但它完全没有给我们半点选择的权力,就将今天的命运强加在了我们身上。

    弟子被困在血矿中许久,那时候就在想,如果没有天庭弟子的人生会是如何的……

    但总归,我是不该有怨恨的,比起那些因为仙道而生活更糟糕的家伙,起码我还是获益者,因为我遇到师父、师姐,还有大姐怀惊他们……”

    王升话语一顿,苦笑道:“抱歉,祖师,我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说了这么多没用的话。”

    “非语……”

    一只手搭在了王升肩上,轻轻拍了他一下。

    王升仰头看向身旁,却见纯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身旁,面前的桌椅都已经消失不见。

    纯阳子嘴角的笑容越发温暖,温声道:“放松下,莫要给自己加太多压力。

    修仙问道本是为的逍遥一世,给自己增加太多包袱,你要突破长生境时恐怕会颇多曲折。

    这件事我帮你处置,你且稍候,等这件事告一段落,本师祖带你去四处浪荡一番,让你领略领略这无尽星空的繁华盛景。”

    “祖师,我……” : :

    王升还要说什么,就听纯阳子大笑三声,身形悄然消散。

    而王升也从这般玄妙的状态中挣脱开来,睁开双眼,已经是废星大阵之中那漫天灰雾烟尘的情形。

    祖师爷?

    王升坐在空中不自觉有些出神,此时还是消化不了纯阳子所说的那些话。

    一直在劫云中坐了半日,王升拍出一掌,散去了漫天劫云,从空中缓缓落了下来。

    “主人,”灵笙向前行礼,轻轻唤了声。

    王升点点头,看着熟睡的虎昌,开口言道:“稍后就有人来救咱们出去了。”

    “嗯?”虎昌刚才还闭着的双眼顿时瞪成了铜铃,直接跳了起来,“真假?”

    “我家祖师已经出手,很快就有结果了,”王升道,“虎昌,此刻你还有唯一一次选择的机会,要么稍后我请求祖师抹掉你与我有关的记忆,放你自行离开。

    要么,今后就必须追随听命与我,不可再有二心。”

    “这个……”

    虎昌看看灵笙,又看看王升,那张大饼脸顿时拧巴了起来,“怎么突然就给我一条生路了?抹掉记忆什么的,会不会伤了我元神?

    其实吧,我倒觉得跟老王你混也不错,我家老爷子也把我赶出来,让我闯出点名堂在回去见他。

    以后有没有放我回去探亲的机会?”

    “自然,”王升看着虎昌,正色道,“你若选择留下,我必以礼相待。”

    “老王你让我考虑考虑,”虎昌满是纠结地低头一阵沉吟。

    “留下吧,”灵笙突然开口道了句,声音十分柔软。

    虎昌眨眨眼,随之一拍大腿,对着王升抱拳喊道:“大哥在上!以后我虎昌的半条命就是你的了!”

    王升:……

    突然有点嫌弃呢,稍微。

    ……

    黑幕之中,大阵之外,此时剩余的仙人已经聚集在大阵入口之前,各自盘腿打坐,一个个面容都有些灰暗。

    进退不能、左右为难,他们不敢进阵,也无法离开,只能在此地等那大能露面。

    大阵之内的惨烈情形多多少少能展露在阵外之人眼中,潜藏在其内的妖魔当真太过恐怖,内外这两张枯木面具,当真都太难对付了些。

    突然间,外围黑幕出现了少许波动,乾坤出现了一道道波痕。

    一双双眼睛同时睁开,成千上百道仙识立刻开始探查黑幕,可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动神作书吧,黑幕突然裂开一条缝隙,一道浅白色的光晕横扫而来,这群仙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半点应对,瞬间昏厥了过去。

    成片成片的人影东倒西歪,元神被封、六识无定,而那白色光晕也瞬间冲开了那座大阵,将这颗废星弥漫着浓烟灰尘的大气层瞬间扫空……

    火山口中,三道人影仰头看着头顶突然变得‘澄亮’的天空,忍不住轻声赞叹。

    就听一声笑声自外传来:“出来吧,无事了。”

    虎昌顿时留下了两行眼泪,一旁灵笙则喊了声主人,主动化神作书吧了一抹绿光,回到了乾坤戒中,恢复本体缠绕在了固灵茶上。

    “辛苦了,”王升对着乾坤戒如此道了句。

    少顷,王升突然感觉到了几股自己颇为熟悉的气息,正从地下冲天而起。

    他连忙冲出火山口,朝着侧旁看去,却见两道纯白色的光柱托着两颗圆球冲出一条地缝,那两只圆球同时炸碎。

    “非语!”

    怀惊大喊一声,一旁瑶云也露出少许微笑,身形化神作书吧无灵剑,直接飞回了王升身旁。

    王升目光略微有些迟疑,但很快就摇头轻笑了声,张手握住了无灵剑剑柄。

    “回来就好。”

    “嗯。”

    与此同时,在相反方向传来一声龙吟,龙剑破空而来,在王升身周盘旋两周,随之便自行贴在了王升背上。

    “阿弥陀佛,”怀惊先是颇为稳重的念了句佛号,而后便匆匆忙忙冲了过来,“我那手柄呢?你帮我收着没?那可是三十周年特别纪念版!小僧费了很大劲才拿到的收藏品!”

    王升额头顿时挂了几道黑线,但那只游戏手柄,确实是忘在了启灵仙宗。

    当时只想着人是生是死了,哪里还有时间考虑这点细微末节。

    又听纯阳子出声道:“出来再谈吧,在那风景太过煞人了些。”

    “诶?吕洞宾?”怀惊顿时明白了点什么,而无灵剑也轻轻颤鸣,化神作书吧一抹流光飞回了乾坤戒。

    显然,十三殿下对某个曾经让自己几位王姐神魂颠倒的花心萝卜相当不忿。

    怀惊和虎昌互相打量着,两人同时出声:

    “这位是……”

    “怎么还有个和尚?”

    “先出去吧,”王升目光扫试了一眼周围,看到了那些残躯断体,心底倒也没多少波澜。

    这无尽星空,若不杀他们,死的便是自己。

    三道流光冲天而起,但冲出大气层时,王升又看到了那些漂浮在空中、被封了元神的众多仙人。

    “祖师,该如何处置他们?”

    “随便找个地方流放了吧,”纯阳子传声道,“你若觉得不妥,我也可直接抹杀了他们。”

    “流放便是,”王升如此道了句,随后便道,“大师,虎昌,咱们兵分三路,找准那些长生仙、太乙金仙,搜一搜他们的储物法宝,算是他们的买命钱。”

    虎昌顿时笑眯了眼,当先就直接冲了出去,显然是想多搞点油水。

    怀惊却是有些哭笑不得:“呃,几年不见,非语你倒是……务实了许多。”

    “每个长生仙的积累都堪称恐怖,”王升摇摇头,“去过一家卖药的仙宗,我才知道‘财’这个东西有多重要。

    能搞就多搞点吧,家里总归要用上。”

    怀惊顿时竖了个大拇指,踩着自己钵盂慢悠悠的飘向前去。

    黑球之外,纯阳子哭笑不得的看着其内这三个‘江洋大盗’,也是一阵哭笑不得。

    他身周飘着一座三尺搞的宝塔,宝塔仙光氤氲,塔中锁着一名枯瘦的身影,宝塔正上有一小小的牌匾,能见‘昊天’二字,来历实属非凡。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