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倾尽此血,只为一斩!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倾尽此血,只为一斩!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枯木面具……’

    陈长凤躺在岩浆中,全力封着自己的气息,心底不断念动那个从一位太乙金仙那里得来的咒语,眼前不断浮现出一张带着泪痕的女仙面容……

    他在等待那张面具的出现。

    心底暴走的杀意不断冲击着他的元神,他甚至连內视都做不到,全部心神都在抵抗这股杀意,让自己避免被这股杀意完全吞噬。

    饶是浑身伤痕,饶是自己此时已经被重伤,只剩下最后一击的实力。

    但他必须做到,也一定能做到!

    斩断那只枯木面具!

    他是一名长生仙,已经站在修士金字塔最高层的一员,虽然并未站到尖端之上。

    他是东天域耀火天宗太上长老,一名在当地星域颇为有名的大能,修行已有六十万年,因其品性温善、急公好施,不仅在耀火天宗深得弟子推崇,在元洞互通的几十颗星辰都有不错的名声。

    但此时只有陈长凤知道,他其实并不是自己此时表现出的那般‘温善’。

    金仙境,是一个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修士人生轨迹的奇特境界。

    迈入金仙境之前的十数万年,陈长凤与众修士一般,在无尽星空东天域挣扎求存,听闻哪里出产宝材、哪里好弄灵石,就会与其他修士一同蜂拥而至。

    为了宝物,为了机缘,为了丹药,为了自身修行能多几分资源,他可以对与自己同行许久的‘外人’出手;

    大道无情,没有什么正义邪恶之分,无论是恶贯满盈、还是卑鄙无耻,只要去参悟大道,大道就绝不会排斥。

    成仙、元仙、真仙、真灵不灭、天仙……

    一步步的脚印沉淀着鲜血,手中的刀刃已数不清杀过了多少人,结下了不知道多少仇家。

    ‘无尽星空太拥挤了,’陈长凤经常这般想着。

    修道的意义是什么?自然就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强,冲击长生境,成为真正的‘仙’,享受永恒的逍遥。

    那为了这个目标,哪怕自己前面这些岁月苦点又能如何?

    只要能迈入长生境,那一切都值得。

    就算自己死在了这条路上,那也不必怨恨谁,毕竟这是自己最初就选择的一条路啊。

    和很多散修一样,天仙境时,他也得到了几个中型仙门递过来的橄榄枝;因为自己之前有过交情的好友介绍,且耀火天宗也有一位长生仙是太上掌门,这是自己今后漫长修道岁月中可以依靠的大树。

    加入宗门之后,和自己颠沛流离时又有什么不同?

    其实都一样罢了,自己加入到了宗门这条战船之上,得了庇护,也要去为庇护旁人增一分力。

    又是数万年修行,数万年征战,耀火天宗占据了两颗星辰,而陈长凤也在宗门全力支持下,终于冲入了自己梦寐以求、追寻了十数万年的长生境。

    渐渐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长生境之后,自己只需要平日里放出自身威压,就能维持一个星辰的稳定。

    耀火天宗的扩张也达到了极限,距离太过遥远的星辰根本无法统治,哪怕设立了堂口,也会渐渐与宗门本身失去协调。

    一位太乙金仙、三名长生仙,让耀火天宗也成为他们附近星域的霸主;他们合力,将三颗星辰并入一颗阳星周遭,从此建立了巩固的山门,而陈长凤也就没了再出手的机会。

    他发现,自己活得越长,自己的仇家就越少;

    他发现,自己当年凶狠的一面,因为长时间不与人动手已经淡化了许多。

    长生后,无限的寿命让他想通了许多,看明白了许多,多了淡泊,少了争夺,拥有无尽的时间去参悟自身大道。

    他杀的那些人,早已被遗忘;他的仇家再也不敢出现在他仙识笼罩的范围。

    不知道何时起,很多人开始流传他的‘温善’之名;

    不知道何时起,当年那个背着宽刃斩刀,踩着一个个血脚印艰难攀登面前山峰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山巅之上,换上了一身儒雅的长袍,接受着与自己无关之人的赞誉和向往。

    这,这就是长生境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十余万年,陈长凤几乎都已快忘了自己上次杀的那人叫什么、是什么修为。

    天庭青华帝君所留道承突然现世,生之大道引发了东天域震动。

    对于长生者而言,他们就算得了生之大道,也无法废掉自身之道再重新修行。

    但这条大道、青华帝君的道承如果能被宗门得到,就可以轻松造就一个崭新的高手,对于耀火天宗这种发展已经遇到瓶颈的东天域大宗门来说,无异于一剂强心剂。

    本来,陈天凤只是在门内闭关,但很快就听到了传回门内的噩耗。

    耀火天宗全力培养的两名弟子出事了,她们资质不凡,修行时日不久已经冲到了天仙境后期,长生境对其中一人来说唾手可得。

    这自然是对宗门极大的打击,想要培养出这种有望长生的弟子并不容易。

    但他们既然选择让两名弟子进阵冒险,就必须承受失败后的损失,毕竟这里面有很多‘赌’的成分在。

    陈长凤问明这两名弟子是如何死的,心底其实并没有太多波澜。——去闯险境,死在其中,这对于无尽星空而言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但又过了几个月,又有一条消息传回了山门,说杀了那两名弟子的凶手已经找到,对方还在启灵星上四处挑衅。

    宗门震怒,耀火天宗太乙金仙亲率陈长凤与另一位长生仙,带着众多天仙境高手,浩浩荡荡的开启了挪移大阵,赶来了此地……

    然后,他们可笑地掉入了大能设下的陷阱,被困在了废星周遭之中,被迫参与这个要命的赌约。

    退无可退,向前却有某种惑人心神的妖魔,能让进入大阵之人心神混乱,大开杀戒……

    ‘必须搏一把,不然我等只是在此地等死罢了!’

    自家的太乙金仙如此说着,不少同样被困在此地的高手面露迟疑,但依然有半数人选择入阵一搏。

    那个恐怖的大能,他们根本无法反抗,唯一的生路,就是完成和这个恐怖大能的赌约。

    于是,决定入阵一搏的众高手群策群力,清心的咒法、守护元神的仙丹妙药,有什么办法想什么办法,只要有一名长生仙能够找到大阵中的那个‘神木大阵守阵之灵’,将他灭杀,这赌约就算完成。

    入阵前,他们踌躇满志,觉得各自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但入阵之后,突然爆发的杀意让他们措手不及,数十名长生仙同时被杀意侵蚀,对着周遭胡乱出手。

    到底是什么魔物这么霸道?

    陈长凤并不知晓,面对着周遭出现的混乱攻势,他拼命压制着自己心底的杀意,拼命朝着侧旁奔逃,但很快就被于自己境界相差无几但已经迷失心志之人拦截,被直接拉入了混战之中。

    久违的,他握住了自己的战刃,心底杀意再无法压抑,眼前一片血红!

    杀!

    自己此前就是在这般情形中,一步步杀上的长生境,那自己今日,也要从此地杀出去,杀尽眼前之人,踏上更高的修道层次!

    罪恶感?

    愧疚感?

    这些都会被漫长的岁月抚平,只要自己能活下来,只要……

    ‘陈长老!’

    一声熟悉的嗓音,让自己突然从杀意中跌落;陈长凤愣愣的看着面前被自己战刃贯胸而过的女天仙,双手禁不住一颤。

    这女仙惨然笑着,元神已然破碎,她毕竟只是天仙,承受不住他全力一击……

    陈长凤双腿一弯,跪坐在了那,扭头看去,却只见身周岩浆翻涌,仙识扫过之地各处都是尸身,数道身影还在远处激战……

    他深吸了口气,心底的杀意还要翻涌,他念起了清心密咒,强忍着冲向了那个战局。

    将他们击伤,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就好。

    只要他们能留一口气,接下来只要能等来那个躲藏起来的‘神木大阵守阵之灵’,自己暴起发难将他灭杀,此地剩余之人就都能得救!

    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一路走到长生境,在自己手中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自己能做的,就是用那个‘带着枯木面具’之人的命,换自己和此地残存者,以及大阵之外那些人的命。

    这,就是他此时唯一能做之事,也是进入大阵的本心!

    至于被杀之人是否该死,是否也是被那个恐怖大能算计、玩弄……

    被杀者的正义,与杀人者无关,这不正是无尽星空的规矩吗?

    他做到了。

    陈长凤眼前不断浮现出女天仙在自己战刃上挂着的情形,一次次抵御住了杀意的侵袭,将那激战的几名长生仙用偷袭的方式打成重伤,让他们暂时无法再互相残杀。

    然后,他在这些人中躺了下来,强忍着浑身伤势带来的虚弱感,对抗着心底的杀意。

    只要那张枯木面具出现,自己就全力一击,一刀结果了他……

    只要……

    枯木面具……

    来了!

    那个大能要他们杀的人,出现在了百丈之外!

    ‘枯木面具!’

    “死!”

    ……

    血刃突绽!

    一名长生仙暴起发难,还是处心积虑,等待已久的暴起发难,千丈高的血刃当头劈下。

    周遭乾坤在挤压自己身周各处,王升只能隐隐看到,此人是个体型魁梧的男仙,双目之中也泛起了血光,显然是被鬼心藤神通影响,但保存了最后一丝心智。

    这一瞬,王升道心轻颤了下,不是因为眼前绽放的血芒,而是感受到了那个魁梧身影爆发出的绝望。

    滋——

    电弧在他掌心绽放,双腿已经爆发出了强横的力道,地面开裂,王升朝着左侧猛力跳开,身周已涌出了道道电弧,一把闪耀雷光的剑影横空而起!

    天劫剑意!

    雷光闪!

    电光急速闪过,但巨刃已然斩下,直接将贴着地面绽放的雷霆一刀两断!

    王升身形在雷霆之中跌落了出来,双目死死盯着已经离着自己不过半米的血刃。

    这就是,长生仙的实力吗?

    当真不是天仙境能够挑衅的。

    胸前,一抹土黄色的光晕突然荡出,一面铜镜从亢金宝甲之内闪出,拦在了王升面前。

    而王升这一瞬已做出了决断,右手已握住了一把飞剑,身后聚起了道道电弧,双目凝视着面前的铜镜,心底泛起了无名怒火。

    只待战刃斩落,便是反击之时!

    </br>

    </br>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