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杀心之源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杀心之源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地球第一剑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第六百六十一章杀心之源“什么人啊这是!”

    灰雾迷蒙中,王升藏身在一处石缝内,此时正尝试将面具取下来,但无论他如何努力,这面具就如同生长在了脸上,纹丝不动。

    还真摘不下来……

    这个王灵官从最开始就在神木大阵之中观察自己?

    青华帝君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又或者是已经发现了王灵官的踪迹,与王灵官也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些天庭仙神也真是一套一套的。

    青华帝君要为天庭仙神报仇,起码还真的去跟那些天庭强敌死磕,而且自己这位大舅哥真心实意想培养师姐成为真正的高手;

    这个王灵官顶着都天大灵官、五百灵官之首这种吓人的名号,却跑来为难他一个为天庭复兴贡献自己一份微薄之力的小虾米……

    这算什么意思?

    突然对青华帝君好感度提升了不少。

    虽然心底最伟岸的形象,还是紫薇帝君这个敢一个人承担起重任的真男人。

    相比之下,这个王灵官……

    弱爆了简直。

    在这些天庭仙神眼里,自己就该为天庭复辟奉献生命?张口就要把自己困在这里十年,他王灵官的时间就是时间,自己的时间就可以随便浪费?

    这是何等的卧槽!

    若是遇到强敌,或是被天庭之敌认出了自己是紫薇大帝、纯阳子的传人,一巴掌把自己拍死,王升不会有半句求饶的话。

    自己最初没拒绝天庭的道承,就该承受这样的压力。

    但,强敌没等来,等来的偏偏是这种‘自己人’!

    竟然完全不顾他个人的半点意见,上来就一副高高在上、主宰你生死的架势。

    都是天庭败将,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

    果然,仗势欺人这种事,便是大能大神通者、便是当年的天庭仙神,都无法避免吗……

    王道长忿忿不平的骂了几句。

    总归是感觉,这无尽星空中,还是没灵气复苏时的大华国氛围好;平头老百姓安居乐业,大多数人都为了幸福美满的一生努力生活,不会奢望长生不老,也不会想什么无所不能。

    自己力量强横就能决定一切?

    难道说,我比你强,就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你身上?那,如果王灵官与自己易地而处,这位大灵官又会是何种感想?

    “双标!绝对的双标!”

    王升坐在那一阵咬牙切齿,心底暗自立誓!

    自己熬过接下来的十年,明日若可能抵达大罗金仙之境,不管打不打得过这个都天大灵官,都要去找他讨个说法!

    “呼……”

    呼了口气,王升躁动的心境也迅速平复了下来。

    自己心底撒撒气就算了,此时相当于自己被强行赋予了一场赌约,赌约的内容就是自己的一条命,时间长达十年之久。

    隐隐能感应到瑶云此时并无异样,只是被封印了起来;但龙剑、亢金宝甲,以及自己六把飞云剑都不知所踪,这让王升心底更感烦闷。

    那个王灵官,想必现在已经去引启灵星上的那些仙门来了吧。

    那么多长生境高手,自己怎么活下来?

    这个王灵官如果真想杀了自己,直接出手就是了,如此大费周折,估计也是想探一探他的根底和潜力。

    当然,也可能是担心被气运反噬什么的,所以给自己设下了这么一个死局。

    仔细思索,虽然自己对这个王善没有一丁点好感,但对方给出的理由,让王升也不太好反驳。

    确实,自己有什么自信,说自己一定能做的比紫薇帝君更好?

    当年紫薇帝君都做不到的事,凭此时残缺的天庭旧部,如何能顺利达成?

    在这个角度而言,王善其实也是这些天庭旧部中,某种态度的代表吧……

    青华帝君是复仇复辟派,以报复当年那些对天庭出手的大能为主;

    凤黎门背后的大能算是统合复辟派,建立新兴势力、统合天庭旧部,从而再走昊天仙帝的崛起之路;

    已经失败的紫薇帝君不多讨论,自家祖师爷似乎也没有把天庭复辟之事放在心上。

    再有,就是王善这种,比较偏于保守的类别。

    看不到复辟天庭的希望,甚至还会去阻拦天庭复辟之事,想维持此时仅有的和平。

    “罢了,较这种劲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王升皱眉思索了一阵,翻手在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堆宝材,趁着此时那些强敌还未抵达,开始低头炼制飞剑。

    还好小木剑在自己体内没有被王灵官封印,且自己的众多剑意也都还在。

    接下来,就是不知是自己要面对漫天强敌,还是其他的什么状况……

    不管如何,先活下来吧。

    活下来才能变强,才能跟自己师姐长相厮守,才能去保护自己想保护之人,才能今后出这口恶气!

    王升极少会这般抱怨埋怨,这次确实是被这位都天大灵官给气到了。

    以至于,王道长此时炼制出的飞剑都比飞云剑和飞霞剑要锋锐了许多……

    ……

    “王灵官此前,确实是动了杀心吧。”

    这处废星的地底,一处岩浆湖上空,被封震在一处圆阵中的年轻和尚,如此含笑说了句。

    和尚眉目清秀,嘴角总是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目光颇为祥和,正是怀惊和尚。

    在怀惊被困之地不远,瑶云也站在一座相同的圆阵之中,正对着一旁负手而立的高瘦老者怒目而视。

    怀惊像是自说自话,缓缓叹了声:“王灵官虽嘴上说着,阻拦非语是为了天庭旧部考量,但也该知道,非语其实至今未曾主动联络过任何天庭旧将,也不曾依赖过天庭旧部的力量。

    王灵官的理由虽然听起来十分充分,但只需让非语立誓,不可强迫那些不愿再出山的天庭旧部,不就可以妥善解决了吗?”

    王善闭上双眼,却是并不回答。

    “王灵官,你到底所为何事?”瑶云轻轻咬着下唇,目光仿佛要喷火,“启灵星上现在汇聚了多少高手,王升现在只有天仙境!

    你若真想打杀了他,给我们一个痛快就是了,何必如此神作书吧态!”

    “殿下恕罪,”王善闭目苦笑,“末将确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若非是因殿下,早已将此子抹杀于青华帝君复苏之前。”

    “你看,”怀惊挑挑眉,“小僧就说你对非语抱有杀心,你当真是小僧所认识的那位都天大灵官?

    当年的王善,可非你这般婆婆妈妈、畏首畏尾,甚至,还多了这般多的虚伪之事。”

    王善眉头紧皱,略有些欲言又止,却始终保持沉默。

    瑶云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目光渐渐沉静了下来,开口问了句:“王灵官当年似乎深得我父皇信任吧。”

    “得陛下隆恩,才有王善之今日。”

    “灵官如此针对王升,莫非是知道他与我父皇的牵连?”

    王灵官睁眼注视着瑶云,那目光无比锐利,仿佛要刺破这两处困阵,“殿下,您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呵,”瑶云嘴角露出少许冷笑,“怎么,灵官也要将本宫灭口不成?”

    “殿下言重了,”王善低头神作书吧揖,“末将如何敢存这般大逆不道之心?末将对天庭、对陛下忠心耿耿!”

    怀惊在旁边眨眨眼,自己号称佛门万事通,怎么突然就有点两眼一蒙圈的感觉。

    这都什么跟什么?王升一个土生土长的地球小土著,怎么就跟数十万年前的仙帝有了牵扯?似乎还是某种对立的立场?

    却听王善道:“末将有一疑惑,不知殿下从何处得知的此事?

    殿下须知,若此事未旁人知晓,必会动摇陛下之威望,让此时天庭众仙神的处境更为雪上加霜。

    此时天庭唯一还在的,也就只有这最后的人心了。”

    “我父皇已仙逝了!”

    瑶云眼眶有些泛红,却一字一句地定声道:“当年父皇犯下的错事,难不成在父皇仙逝之后,还要用无辜之人的鲜血去掩盖?”

    王灵官皱眉呵斥:“殿下!还请注意自身言行举止!陛下乃三界之主,更是开辟三界、教化万灵的万古仙帝!

    您贵为陛下之血脉,如何能如此为陛下身后之英名抹黑!”

    “我父皇这万古仙帝之名,到底是他自己自封的,还是你们擅自堆上去的?”

    瑶云轻轻吸了口气,嘴角的笑容带着颇多讥讽。

    “殿下……”

    “我所知的父皇,从未说过自己是什么英雄,还曾告诉我,人非圣者,谁都会犯错,而有些错也不得不用更多的错去遮掩。”

    瑶云凝视着王灵官,“王灵官可否回答我心底之疑惑,王灵官又是如何知道的此事?父皇没有理由将此事说给你听才是。”

    王善顿时一阵默然,地底这处空泡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怀惊左看右看,虽心底不断思索,却依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理解这两人的对话。

    这已经不是‘跨服聊天’了,简直是‘跨星系’的水准!

    “仙帝陛下闭关参悟那六面石碑时,曾有两位上古大神通者暗中调查此事,”王善眼皮低垂,“末将奉陛下之命,率雷部众神灭杀了这两位大神通者,无意间捕获一缕残魂,得知了此事前因后果。”

    “那残魂何在?”

    “早已飞灰湮灭,”王善淡然道,“此事一旦泄露,天庭之根基必会为之动摇,末将自此之后一直守口如瓶,从未对任何人提起。”

    瑶云缓缓点头,又问:“那,你又是如何察觉我剑主的身份?”

    王善道:“他与纯阳之道共振时,不经意间暴露了自身跟脚,恰好被末将察觉。”

    “那个,阿弥陀佛,”怀惊在旁念了句佛号,“到底啥事?能不能多给小僧提这么一嘴?”

    王善立刻闭嘴不言,瑶云却是苦笑了声,淡然道:“大师不必牵扯其中。

    不管如何,如今我是他的剑灵,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同生共死,绝不独活。

    王灵官若是将我剑主害死在此地,我也会随之而去,哪怕王灵官将我封镇,便是于我半分机会,我也会融掉自身之灵。”

    “殿下何苦……”

    “何苦?”

    瑶云略微仰头,嘴角的笑容这次却十分纯粹,只是在微笑,没有其他含义。

    “我不苦。”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