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心月之逝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心月之逝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坐吧。”

    诸葛林低声道了句,文生真人躬身行礼,坐在了一旁圈椅中,皱眉看着自家师父。

    “一晃已是十余万年,”诸葛林轻轻叹了口气,“你可还记得刚拜师时的情形?”

    “弟子永世不敢忘却,”文生真人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与几位师弟师妹,都是得了师父活命之恩,又传授我们修行之法,这才有了今日之道成。”

    诸葛林目光中流露出少许怀念,那有些阴暗的面容也多了几分笑意。

    “文生啊,你可否埋怨过,为何我不让启灵仙宗接手帝君所留衣钵?”

    “师父您做的决定,自有师父的道理,弟子不敢多问,”文生真人沉声答着,随后便道,“但看此时这般情形,哪怕进入那仙殿之中的是咱们仙宗的弟子,咱们也不敢认,今后怕也会是一场祸事。”

    诸葛林含笑点点头,又道:“这只是其一。

    那本就是帝君留下的衣钵,由帝君当年的弟子继承,这也是再合适不过之事,这是其二。

    文生,你看那名为非语的年轻人如何?”

    “此子若能得势而起,绝非池中之物,”文生真人低声道了句,“已经许多年了,弟子在面对一个年轻人时,道心会有起伏不定之感。

    此人重情义,来历似乎有些不凡,自身道承也是不凡。

    甚至,弟子与他近距离接触,他体内有三道道韵,弟子都无法探明根源。”

    “你说的不错,他今后会是颇为厉害的人物,”诸葛林慢慢闭上双眼,“你看不破的那三道道韵,第一是紫薇帝君衣钵,也是紫薇帝君唯一的传承,统御万星之道。

    第二为杀戮大道,此时应当只是有个雏形,又有重宝镇压其上,让他不会被此道影响。

    这第三,则是藏在他真灵之中的道韵,那道韵为师也无法探明,似乎是一条大道残缺的印记。”

    这老人缓缓摇头,“这小家伙却是忘了,我虽身形枯败,仙力衰退,但眼力还在,道境也在。”

    “师父怎么突然提起他了?”

    “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文生真人却扭头看向了门外,透过那薄薄的阵法光壁,看着山谷中忙碌的人影。

    “师父,三万年前西天域的那次群星暴乱,据说是西极大帝的道承现世……如此算起来,四御道承已出其三,这是否预示着什么?”

    “并未预示着什么,只是天庭之火并未熄灭罢了。”

    诸葛林嘴角露出少许安然的笑容,缓声道:“天庭盛极而衰,但当日有紫薇帝君杀出重围,又有几位大能合力撕开了一条缺口,让不少天庭高手都得以逃出了即将坠落的天宫。

    真说起来,若非仙帝之死,若无天人五衰,那些宵小之辈如何能得如今之势?

    那些霸占了仙圣界的各方势力,其实大多都不过是当年天庭的手下败将罢了……

    罢,这些多说也无用,稍后你们看就是了,三界定不会这般混乱下去。”

    诸葛林缓缓舒了口气,“文生啊,你可知为师为了什么,苟延残喘了这十多万年。”

    “师父……”

    “十多万年啊,这数不清多少日夜,备受天人五衰之煎熬,就如枯木一般,一点点被蚕食,又要不断挣扎着让自己活下来,留一口气息。”

    诸葛林惨然一笑,目光却流露出少许解脱之意,“为师熬的这些苦,是因帝君当年心有不甘。

    为君之臣,当分君忧。

    为师一直撑着活到现在,就是为了等这一日,为帝君的衣钵找一个合适的传人,助帝君踏出一条前不见来者的绝处逢生之路。”

    绝处逢生之路?

    文生真人面色一动,目光略微有些震惊,“师父是说,青华帝君未死?”

    “帝君自已是逝去了,”诸葛林探手在自己的怀中,颤颤巍巍地拿出了一条吊坠,低声道,“帝君将他最后的生机凝入此中,为我续命至今,从生灵层面来说,确实是半点生机都无了。

    但文生你如今修为也已不浅,应当明白许多道理,也应该参悟透了大半的真灵之秘。

    帝君在生之大道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巅峰,在我眼中,天人五衰是伤病,在帝君眼中,天人五衰却是一条全新的道。”

    文生真人目露震惊,在旁静静听着。

    诸葛林将这条报名的吊坠有些费力的取了下来,手指轻轻抚摸着,目光中满是回忆。

    “还记得,帝君那日曾对我说了许多……

    生灵为何为生灵?是因生灵尽皆由生而走向死。

    长生仙当真可永生不死?并不会,从远古而来,能活到如今的大能又有几人?

    长生所谓超脱生死,不过是让自身借道而凝,不会老去枯败,但总会有这般那般的劫难,收走长生仙的性命。

    生与死存在均衡,真与虚也存在均衡……

    帝君不甘心呐。”

    “不甘心?”文生真人皱眉反问。

    “谁又能甘心?”诸葛林苦笑道,“当时帝君目光中透露出的,是愤怒,是不愿。

    他要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的活下来。

    他要去查清楚仙帝之死的真相。

    他要解开心底的疑惑,问一问当年背弃天庭之人,问一问那三位存在,为何如此待天庭仙神。”

    “师父,帝君到底做了什么?”

    “应当说,帝君和我做了什么,”诸葛林轻轻叹了声,将手中的吊坠用一缕气息包裹,慢慢送到了文生真人面前。

    只是这一个动作,就仿佛抽空了诸葛林残存的仙力,这老人的疲态更浓了些。

    文生真人忙道:“师父,这吊坠不可离身!”

    “今日就是为师的大限,如何不能离身?”诸葛林颇为平静的说着。

    文生真人豁然起身,拿着吊坠就要冲上前。

    但文生真人看到了自己师父有些浑浊的双眼,那眼神之中的欣慰与渴望,让这位启灵仙宗的最强者只能顿住脚步。

    那种渴望,是对解脱的渴望。

    “文生,你且听我将话说完,你几个师弟师妹为师都不放心,只能将此事托付给你。”

    文生真人仰头望天,双目有些泛红,却只是缓缓一叹,“弟子便是拼上这条性命,也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不必拼命,稍作安排就好,”诸葛林缓声说了句,随后沉声道:“神木之下,藏着名为‘九极逆生’大阵,据我感应,此阵已顺利开启。

    大阵的阵眼存放着帝君的尸身,那或许也并不能说是尸身,帝君虽已经没了生机,但自身神魂却并未逝去,而是……

    寄托了在这吊坠之中。”

    “什么?”

    文生真人手一颤,低头看着手中的吊坠。

    诸葛林含笑点头,继续道:“每次我快支撑不住时,便是帝君出手救我。

    帝君的神魂其实一直在沉睡,此前见到小卿时,帝君的神魂似乎醒了一次,我感觉到了帝君的欣喜……

    先说正事。

    九极逆生大阵极难布置,所幸有那株神木,神木的根须便是最好的阵盘;但这大阵想要开启,需要海量的生灵之力,所以就有了如今现世的帝君道承。

    这道承,本就是为了吸引那些修士前来,来的越多、死在此地的生灵越多,就能为九极逆生大阵供给更多的死气。

    如今大阵已成,有先天至宝杏黄旗护持在帝君身旁,谁都无法阻止帝君复苏。

    唯一欠缺的,就是这只吊坠。”

    文生真人低声道:“师父与帝君,算计了整个东天域?”

    “只是一小部分修士罢了,”诸葛林缓缓摇头,“如今前来此地者,绝大多数都非我天庭仙人。

    如今东天域这些仙道势力,但凡有些年份的,哪个不曾作乱天庭;

    此时现身的这些强者,又有几个不曾是攻打天庭的叛贼?

    对他们,如何不能算计?”

    “可这未免……”

    文生真人缓缓一叹,低头道,“是弟子有些唐突,师父勿怪。”

    “九极逆生大阵爆发时,在阵中之人尽皆会被化为血水,化作死气,”诸葛林缓声道了句,“但为师并未将事做绝,在做后续布置时,在神木枯萎、逆生大阵爆发之前,那三道大阵会自行解开。

    在阵中之人,运气好应当能退出来。”

    “那帝君的弟子与她师弟又如何?”

    诸葛林叹道:“大阵爆发时帝君已然复苏,如何会伤他们?小卿的师弟身上更是有部分天庭的气运护身,不必担心。”

    文生真人低头看着手中的吊坠,目中露出少许思索,“师父,弟子该如何做?”

    “前几日,带回那些灵草的女娃你可还记得?”

    “是飞遥吗?她也算是弟子的徒孙。”

    “不错,就是那女娃,”诸葛林道,“你就安排她将这吊坠送入大阵之中,告诉她只要进入大阵,将吊坠捏碎就退出来就是。”

    文生真人又问:“是否吊坠入阵,逆生大阵就会开启?”

    “不会,帝君复苏要一段时日,”诸葛林笑道,“后面的事,就非你我师徒能掌控的了,万事都有帝君处置。

    你就当无事发生,也不必告诉那女娃什么,只是让她拿着吊坠进大阵,而后捏碎吊坠便是。”

    “弟子遵命。”

    “去吧,”诸葛林摆摆手,那双老眼缓缓闭上,“为师有些乏了,在这里歇息少许。

    文生啊……”

    “师父,”文生真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连忙向前一步,但诸葛林的目光已是渐渐黯淡了下去。

    不只如此,诸葛林那干瘪的皮肤之下,一缕缕流光缓缓消散。

    他体内有充盈的生机,但身躯却如同满是虫洞、已经枯死的树干,这些生机几乎转眼就消失不见。

    “师父!”

    文生真人面露悲戚,低头跪伏在床榻边,埋头不起。

    “你是大师兄……要看好他们几个……”

    言语未绝,诸葛林的道躯突然飘飞出一缕缕黑灰色的粉末,躯壳瞬间坍塌,只有衣袍落在了床榻之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