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苟延残喘旧星君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苟延残喘旧星君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小……卿?

    什么情况?

    王道长虽然有些懵,但下意识就挡在了自己师姐面前,有些警惕的看着这位老人。

    牧绾萱在后面拉住了王升手腕,也皱眉盯着角落中站着的这个深情有些激动的老人,后者像是太过激动以至于牵动了旧伤,捂着胸口在吗咳嗽了起来。

    师姐前世的长辈?

    友人?

    还是……

    呸,不可能是道侣!

    瑶云之前也说过,自己师姐上辈子关系最近的就是三霄娘娘中的云霄。

    联想到此地临近青华帝君的故居,王升电光火石间就有了判断——这人应该是青华帝君一脉,辈分在师姐前世之上。

    老人胸口出现了一抹浅绿色的光芒,这光芒缓缓扩散到了他全身,其内蕴含着惊人的生机,而老人的情绪也瞬间平复了下来,咳嗽声也渐渐停了。

    他舒了口气,缓缓向前迈出了两步,目光无比复杂,低声道:“是我有些失态了,是不是吓坏了你们?

    小卿你这是转世之身?当年你应是随紫薇帝君一同突的围,不曾想竟也免不了身死道消,再来一遭,但能转世便是好的。

    唉,能活便好,能活便好。”

    王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师姐又在后面轻轻戳他,示意他帮忙招架,他这个‘师姐发言人’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来。

    “前辈您认识我师姐前世?”

    “自然是认识的,而且异常熟悉,她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小卿如今是你师姐吗?”

    这老人温声说着,目光打量着王升。

    这一瞬,王道长感觉自己尽数被这老者看透了一般,毫无秘密可言。

    但这老者并未看出太多,起码没注意到无灵剑和乾坤戒的存在,只是看出了王升的纯阳功。

    怎么感觉,这无尽星空中遍地都是天庭遗老?

    王升略微吐槽了句,仔细琢磨,其实也并非是偶然遇到,他要找的神木与青华帝君有直接关联,青华帝君的故居有一两个高手留守,也合情合理。

    此人复姓诸葛,但应该是化名,王升对青华帝君帐下高手并不熟悉,紫薇帝君帐下的大将自己都认不全。

    老人道:“你是八仙吕洞宾一脉?”

    “前辈好眼力,”王升拱拱手,“斗胆问一声前辈您身份……”

    “我现在名为诸葛林。”

    老人已经走到两人面前,他明显是想靠近牧绾萱,但中间却始终横着一个王道长。

    诸葛林叹道:

    “我曾追随青华帝君修行无数岁月,一直随侍左右从未远离,后领天庭封赏星君之位,于帝君帐下排位第五,助帝君处置东天域一应政事……

    自然,这是天庭破灭前的事了。

    如今我只是这启灵仙宗一名负责炼丹的长老,隐姓埋名、苟延残喘,盼着能再见到故人几面,唉,不曾想,等来的第一人竟是小卿。

    造化,造化啊。”

    王升和师姐对视一眼,青华帝君帐下排位第五,应当是苍龙之心,心月狐。

    天庭正神,二十八星君之一。

    王升此前也接触过一位星宿星君,就是天风血矿底部的那白骨,那位前辈就是亢金龙,亢是星宿位、金是属相、龙是象征符号。

    心月狐也是这般,心是星宿位,月是属相,狐是象征符号——四天星宿各有七位,都是按木、金、土、日、月、火、水来排位。

    活着的星君……

    绝对的大神通者……

    王升也没想到,自己跟师姐阴差阳错,竟然直接寻到了这位大佬;甚至纯阳子都没发现心月狐的踪迹,也未收录在那张玉碟之中。

    “来,别站这了,先来这边坐。”

    诸葛林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升和牧绾萱同时拱手还礼,去了一旁有些杂乱的桌椅。

    这老人明显比之前更有精神了些,走路都少了几分颤巍。

    诸葛林迫不及待地坐了下来,一直在盯着牧绾萱看,目光中满是回忆,神色时而凄凉、时而有些痴愣,等到老人胸口又有浅绿色光芒绽放,这才让他情绪恢复正常。

    王升皱眉道:“前辈您……”

    “若你不嫌弃,就跟着你师姐一同喊我一声五叔便是,”老人温声说着,瘦骨如柴的双手撑着膝盖,尽量让自己坐的挺直些,“先坐吧,不必拘谨,你是小卿的师弟,自然也不是外人……”

    “道侣,”牧绾萱轻声说了句。

    “哦?哈哈,原来如此,小卿你这一世竟寻到了道侣,哈哈!咳!哈哈哈!咳咳——”

    诸葛林捂着胸口一阵咳嗽,王升都不由担心这老人会不会咳出一块肺叶;还好绿光频闪,让诸葛林情绪再次恢复平静。

    “前辈您可是受了重伤?”

    “伤?”老人苦笑了声,“喊我五叔吧,我无儿无女,也只有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当真是想身边多一二人。”

    王升顿时有些尴尬,但师姐小声喊了句‘五叔’,他也只能跟着唤了句:“五叔……”

    “哎,不错,不错。”

    诸葛林顿时笑眯了眼,抬手想做出抚须的动神作书吧,却实在是有些吃力,苦笑道:“若是伤就好了,是伤都可寻丹药治好。

    我这是病,病入膏肓,道躯元神枯败,若非有帝君留下的宝物支撑,早就化神作书吧一枯骨了。”

    病?

    见王升和牧绾萱都是面露不解,诸葛林低声道:“你可听过天人五衰?”

    “听过,”王升道,“前辈您莫非……”

    “不错,我便是得了这病,”诸葛林的笑容有些惨淡,“当年仙帝陛下触怒三位老爷,大道降下天人五衰,但凡沾染此病者,自真灵,到元神、道躯,甚至自身之道,都会不可逆转的迅速衰竭。

    我东天域青华帝君一脉高手,几乎尽被天人五衰所伤,不然你以为,那些乱贼为何能得势?

    可叹,如今能活下来的袍泽不过寥寥,我家帝君也在乱战中不知所踪,只剩我回了此地枯守,盼着他们能再见。”

    天人五衰……

    大神通者也不可抗衡?

    诸葛林叹道:“如今我道境只剩金仙境,这却是从太乙境跌下来的。

    而如今我只要动用修为、出一次手,自身就会崩溃,便如废人一般。”

    这未免也太凄惨了些。

    “前辈,”王升沉声道,“这天人五衰就没有破解之道?”

    “有,那就是不要沾染上,”诸葛林道,“这是大道降下的责罚,修为越高深与大道关系越紧密,便越是痛苦。

    罢了,不提此事了,你们两个怎么……是来找突破瓶颈的丹药?

    还好当年帝君传授我诸多炼丹法,我也只能在这事上再助小卿一次。

    但修行还是脚踏实地的好,用丹药突破始终是落了下乘。”

    言说中,诸葛林抬手对着牧绾萱一点,两只玉瓶从他袖中飞出,落到了牧绾萱手中,“这是那两颗九元凝道丹,你们两人一人一颗刚好。

    这丹药得来也是机缘,那株十万年份之上的灵悟草也是稀世珍品,不可遇更不可求;但你们现在不要服用,他日若是在卡在长生瓶颈,服下便可助你们摘得长生果。

    这就当是给你们两人的贺礼吧……

    小卿竟都找了道侣,不错,不错,若是我家帝君能知此事,定会神清气爽、一扫心中阴郁。

    我家帝君的几位弟子中,我最担心的就是小卿,她性子着实是太闷了些……”

    诸葛林在那一阵唠叨,王升却是分心在了师姐手中丹药上。

    这九元凝道丹,可用来突破金仙境瓶颈?

    换而言之,若是等天仙境巅峰时服下一颗九元凝道丹,就能稳稳的迈入长生仙之列?

    这是什么神仙灵丹……

    王升看着那两只玉瓶,心底也觉得这人情欠的太大了些;

    他刚要开口,诸葛林又是抬手一点,两只玉瓶飞到了王升手中。

    诸葛林笑道:“九元凝道丹只是我偶尔炼制,难得的是那株逆天的灵悟草,与我炼丹之法无太多关联。

    这两瓶才是我得意之神作书吧,一瓶是六窍悟道丸,它的功效虽不如九元凝道丹,也只是相差了一倍,但所用宝材皆可在世间找寻,价值不足后者半成。

    另一瓶名为绝天丹,凝了我十数万年心血炼制而成,它唯一的功用便是可令残魂复生。

    我本想着,若是能找到一二袍泽的残魂,就用这枚绝天丹将之救活……可惜,到如今我怕都离不开这座星辰了。”

    绝天丹……残魂复生……

    王升握着这两只玉瓶,随之苦笑了声,低声道:“若我能早些遇到前辈该多好。”

    “怎么?”诸葛林皱眉道,“你遇到了何人的残魂?”

    王升叹了口气,将两瓶丹药递给师姐,让师姐收好;这是心月狐星君给师姐的,并非是给他的。

    而后,王升在胸口轻轻一点,一抹仙光绽放,三道流光飞出。

    无灵剑化神作书吧了瑶云的模样,面色黯然的看着眼前这个老者;龙剑发出一声龙吟,化出一条青龙在剑身上环绕,而亢金宝甲却在轻轻颤抖……

    “十三公主殿下?您为何成了仙剑!

    这、这是……这是李兄的宝甲?

    他竟也!”

    王升闭目轻叹,亢金宝甲与龙剑自行飞到了老人面前,轻轻盘旋,其上还有少许亢金星君的气息。

    亢金龙,东天域七星宿排行第二。

    心月狐,东天域七星宿排行第五。

    诸葛林胸口绿色毫光频频闪动,这老人颤抖的左手轻轻触碰到了亢金宝甲之上,先是惨笑两声,又是仰头长叹,最后禁不住长歌当哭,泪撒宝甲。

    “李兄,我迟了救你……我迟了救你!

    这绝天丹炼制出来又有何用?

    这绝天丹炼制出来又有何用啊!

    大道不公!大道何其不公也!”

    诸葛林哀嚎两声,竟是扭头对着一旁喷了口鲜血,身形摇摇晃晃,朝着后方昏倒了过去。

    王升和牧绾萱见状连忙起身冲了上去,但他们还没迈出两步,老人身周出现了浓郁的绿光,一股股无比惊人的生机将老人包裹了起来,老人的气息也渐渐稳定。

    绝天丹。

    王升看了眼师姐手中抱着的瓶瓶罐罐,心底也是一叹。

    大道对天庭仙人,是否太过残酷了些,天人五衰、命运捉弄……

    仙帝啊仙帝,您老人家这是做了多大的孽。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