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道心通透,无物无染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道心通透,无物无染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清林道长复生,对于地修界几人而言都是难得的喜事。

    怀惊和尚直接寻来了一大桌美味佳肴,摞成小山的酒坛,几人为清林接风洗尘,各自都是敞开了豪饮。

    清林道长一直含笑看着席间的几人,关于一些可能涉及个人隐秘之事,也不会多提多问,比如怀惊那越发不同寻常的佛韵,比如王升比其他人高了许多的修为境界。

    他像是一个局外人,虽一直在被敬酒,却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到这个酒宴。

    待怀惊几人喝得大醉,师姐和范疃疃收拾各处狼藉,瑶云也化作三寸高的小仙子在师姐肩上站着,逗弄着师姐的鸟……

    器灵。

    清林道长道了句:“非语,随我去后面走走吧。”

    “嗯,”王升将醉意驱逐,起身却打了个酒嗝。

    看着这两个男人朝着后院而去的背影,范疃疃忍不住嘀咕了句:“总感觉这位剑宗的师祖,不是很喜欢咱们这边的氛围呢。”

    “习俗,”师姐打了个响指。

    瑶云却忍不住低声道了句:“能喜欢这氛围才怪了,对于清林而言,长幼有序、上下尊卑,这些都应分的十分清楚,这种其乐融融大家坐一起喝酒吃饭的状况,很难接受吧。”

    范疃疃小声嘀咕着:“思想还这么封建呢?”

    瑶云笑道:“对于你们而言,他本来就是千年前的古人。”

    倒在桌子底下、只露着半截身体的飞楝子突然开口囔囔了声:“师祖咱干了这杯,以后就是好兄弟了……”

    歪倒在墙角的张自狂闭着眼应了句:“干啥啊,前辈高人就能光明正大养金鱼啊!”

    师姐噗嗤一笑,范疃疃忍不住翻翻白眼;

    瑶云则是颇为无语的撇了撇嘴角,留下一句‘我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就坐在师姐肩头闭目不言。

    后院池塘旁,两个背影相近的道士,背着手慢慢走着,感受着周遭吹拂的微风,欣赏着水面泛起的波痕。

    清林突然开口:“有关小莲之事,贫道确实有些为难。”

    “怎么了?”王升有些纳闷的问了句,而后笑道,“前辈是怕见到大姐后会有些尴尬?

    其实大可不必,对于前辈而言,或许已是十万年久远的岁月,但对于大姐而言,却也不过千年。

    且,前辈可能有所不知,前辈当年为了保护大姐而将她镇压,几日后她便真的入魔。

    对前辈这份执念之深,怕是前辈难以明了。”

    “小莲的执念,贫道如何不明?但那并非全为男女之事,”清林却略微摇头,面露正色,说了一段让王升有点意想不到的话。

    “当年我与三通早已察觉了她心底执念,这份执念与其说是对贫道的情念导致,却不如说,这是她心魔所致。

    说到底,还是那句人妖殊途。

    她对自己生而为妖有太多怨恨,对贫道的那份情念就成了引子。

    情劫、情劫,说到底依然是道心之劫,我与三通曾有过几场有关人与妖之辩,他说佛当普度人、妖、精、灵,哪怕是魔也可度化,佛乃心之照,万物皆在此理。

    但贫道却觉得佛法有诸多偏颇之处,道由天生,天由道延,万物生灵皆有其理,而并非一心之映照……”

    清林话语一顿,扭头看着王升。

    王道长细细体会着清林道长的话语,此时他境界也已不低,对此也颇有感触。

    这其实是道门与佛门的本质不同。

    “前辈是觉得,大姐入魔并非是因为情字?”

    清林叹道:“情为因,恨自己是妖为根,入魔则为果。

    若当年我与三通能为小莲做的更多一些,对她引导更多一些,她也不至于受这千年之苦。

    在此还要多谢你,若贫道所料不错,应当是你助她脱困,并为她除了心魔罢。”

    听这话……

    王升大概已经有些了解,皱眉问了句:“前辈您跟我透句实话,您对兮莲……有这份心意吗?”

    “小莲是我见过最为灵秀聪慧之生灵,”清林叹道,“相处的久了,若说不动心,那自是违心之言。

    但若说动心,又有些勉强,只是一二好感,难以说服我去与她相守。

    换而言之,当年若是与三通经常论道的不是清林,而是李林、王林,同样的际遇之下,她也会对李林、王林有此执念。

    这当真是情吗?

    又或是,称之为仰慕更为合适?”

    王道长有点懵,看着这位已经渐渐恢复当年那份潇洒的蜀山前掌门,心底也是一阵起伏不定。

    这位大佬对这些事,怎么看的这么通透!

    兮莲别说当年没戏,现在就算与清林相聚,想把清林道长推倒,不用点非常手段估计是难成事了……

    清林指了指那边的凉亭,与王升一同慢慢走了过去。

    清林露出几分颇为清朗的笑容,言道:“你此前曾说让小莲来见我,是不是觉得,她与我相见时,会是相拥而泣,自此相守不离?”

    “不是吗?”

    王升反问了一句。

    “非语,你道境不低,但却少了几分纯粹的道心。”

    清林有意点拨,缓声道:“你我都是修行之人,应当留几分心境于自身之外,时刻反省自身,如此才可避免在求道时误入歧途。

    此事也是如此,你将自己想看到的情形,当做了必然会发生的情形,却忽略了天地间的一则道理。

    万物皆有自身运转之理,并非完全围绕一人而动,我们修道者能做的,只不过是升华自身。

    小莲因情入魔,如今却已化解了魔根,岂不正是说明,她心底已经放下了?”

    王升反驳道:“大姐应该只是放下了自己生而为妖的执念。”

    “看,你话中也有‘应该’二字,”清林轻轻一叹,双手揣在袖中,注视着前方的池水,“我与她相见,应当如旧友、如长辈子侄,自不可能如你想的那般。

    我与三通为君子之交,将小莲也一直看做是自己的弟子。

    非语,你可有晚辈?”

    王升应了声:“有吧,我也许久没回家乡了。”

    清林道:“那你也可在心底推演一番,若有位师侄对你颇有好感,主动表露心意,你心底当如何?”

    “我……”王道长顿时一手扶额,坐在那陷入了思索。

    也对,自己是不是太过一厢情愿了?

    觉得大姐受了重重磨难,就该与清林道长花好月圆、共造佳话,却一直忽略了清林道长对兮莲是什么感情。

    甚至之前,有关清林道长不愿接受大姐的心意,是因自己身为蜀山掌门、要维护蜀山清誉……这些其实也是后来人自己揣度的。

    清林真正所想,他们此前根本无从知晓。

    从清林的谈吐中,也能得知,这是一位生性潇洒洒脱之人,对凡事都不会太过扭捏,追寻大道、思慕长生,若当年清林真的对兮莲有意,便是与兮莲私下相守,又能如何?

    但清林并未如此,他将兮莲看做了晚辈、子侄、甚至半个徒弟去关照。

    ——兮莲佛道双修,道法自然是从清林道长这学来。

    那,大姐是不是会因此而越发心碎?

    王升心底思索了一阵,却觉得并不会,能见到清林道长,对大姐来说就是‘五成’的解脱。

    或许,兮莲与清林相见之日,便是兮莲彻底放下之时……

    “这也算是一件好事,”王升苦笑了声,“之前却是我有些想的太浅了。”

    “并非是非语你看的太浅,只是世人皆有此同理之心,但世事却往往并非随人心意,”清林目光颇为深渊,言道,“被困的这漫长岁月中,我看透了许多,也悟透了许多,关于小莲之事,也想了许多。

    三通既是为了照顾兮莲而留在元气封禁的家乡,我也会秉他心愿,全心助兮莲成就一番道果。

    兮莲因情入魔,道心始终会有所缺憾,需情来添补。

    若她对贫道有心,贫道不会去拒绝,但也不会去接纳;若她能将心思放在旁人身上,贫道却也能安心许多。”

    言说中,清林拍了拍王升的肩头,“今后之事,且看今后便是,现在变不提了吧。”

    王道长也只能答应一声,跟清林闲聊了几句修道之事。

    “对了,那面幡旗可否借我一用?”清林突然有此一提,王升自然不会吝啬,将已经近乎被纯阳仙力半毁的鬼幡递了过去。

    清林手臂一震,幡内飘出一道道身形近乎完全透明的元魂,在清林与王升身周飘荡着。

    而这其中,还有四个残存着元神之力的身影,却是当日阻击王升五战奴的其他四位。

    清林并未多说什么,拱手对着周遭这些元魂做了一道揖。

    一阵清风吹来,那些无意识的元魂尽皆消散,化作一点点晶莹的亮光,在微风中转眼闪灭。

    而那四位元神之力还有剩余的虚影,却都对着清林做了个道揖。

    那女战奴笑道:“恭喜你了,被困这么久,还能有后辈来救,我等也跟着你沾了光,少遭罪了。”

    清林露出少许温和的笑意,对着女战奴温声道:“一路保重。”

    “多谢,”枪弓战奴抱拳一礼,其他几人也对各自拱手告别。

    “保重!”

    “若真灵还有一次轮转,你我再能相聚也算幸事。”

    “消逝之前还能再看一看外面,也算不错。”

    几声话语、几分笑容,这四道身影也随风而逝,消逝于微风之中。

    清林站在那一阵出神,王升也并未打扰,静静体会着此时偶然出现的某种大道,任由岁月在指尖溜走,留下轻轻的划痕。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