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章 新仇旧恨一并算!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六百章 新仇旧恨一并算!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离裳一现身,凤目扫过,不怒而威。

    “你说谁不知天高地厚?”

    龙熬天的口吻立刻软了些,“我当如何,原来是离裳副掌门在此。”

    龙熬天面如寒霜,目光却露出几分警惕,当下对身后那十道身影传声道:“稍后打起来,我来拖延这个娲皇后人,她天生神通,十分难缠,各位速战速决。”

    那十位天仙境修士,其中六位是北河剑派来人,除却萧恩德与魏拂之外,还有李天耀的两位师叔、两位师兄。

    剩下的四位则是天风门的天仙境长老,在十三星中也都算有些名气。

    他们来的路上就听龙熬天讲述了下被抽飞之后的‘抽后感’,此时对这位身穿金色战甲的娲皇后人,自不敢有半分大意。

    此时两拨高手隔空而立,王升身上的亢金宝甲与离裳的金甲,却是颇为扎眼。

    凤黎门除却门主之外,众高手已尽数聚集在此地,一名天仙境后期的老妪向前迈出两步,冷然道:“龙熬天,你天风若与我凤黎门真刀真枪对垒也就罢了

    这般狐假虎威、驴蒙虎皮,仗势欺人、乘势使气,借北河剑派之威,迫害我十三星之修士,当真可笑至极、无耻之甚

    你天风当真枉为我凤黎门之敌”

    王升心底不由一声感慨,这老奶奶骂人的功夫,简直堪比某诸葛先生……

    站在对面最前方的龙熬天面露恼怒,淡然道:“今日话不必多说,你我各凭本事,且看谁笑到最后就是。

    离裳副掌门,可敢与老夫去天外一战”

    离裳当即秀眉轻皱,她自不是怕了龙熬天,但对方想将她引离此处,这意图未免也太明显了些。

    但龙熬天已是开口约战,若离裳不应,本就是输了半阵。

    此时凤黎门的门主并未露面,在场能敌过龙熬天的,似乎只有离裳……

    刚才骂人的那老妪稍有些犹豫,但还是决定自己站出来敌住龙熬天,可这老妪刚向要应战,一声轻笑声从旁响起。

    “龙长老,不如你我继续上次未完之战?”

    王升的嗓音在空中各处响起,而王升已是迈步前行,无灵剑斜指身右。

    龙熬天冷然道:“黄口小儿也敢与本座争锋?上次不过是让你几招,你真当我杀不了你?”

    “杀我?”

    王升眼中泛起了点点星光,“你我新仇旧恨,今日一并清算”

    “下去吧”

    龙熬天有些恼怒的一扫衣袖,王升手中无灵剑忽而光芒大作,一道剑光爆发,宛若流星划过,将龙熬天挥来的劲力,直接从中劈开

    王升又向前迈出两步,此时已是到了己方战阵最前的位置,与龙熬天正面相对。

    突听一名天风门长老失声喊道:“他身上宝甲龙长老看他身上宝甲”

    龙熬天眉头一皱,盯着王升猛看了几眼,而后双目瞪圆,咬牙怒骂:“竟然是你毁我血矿,夺我重宝,害我门内一众高手,竟是你”

    王升手中无灵剑一抬,真仙境后期的修为开始迅速攀升,瑶云的灵力已是开始汇入他纯阳仙力之中。

    “你说我毁你血矿,夺你重宝?

    可笑

    龙熬天你怕是忘了,当年我不过飞仙境,追杀仇人入了古战场,只是在你天风禁地边缘而过,却被你一口吞下,掳去血矿中受血煞侵蚀之苦数百年若非因缘际会,有那位前辈的残念相助,我怕早已化作血矿中的枯骨

    此害命仇”

    龙熬天双眼一眯,正要开口反斥,王升却又是一声喝骂,宛若惊雷炸响

    “龙长老莫非又忘了?

    你们天风在我星海门内安插奸细,得知我与离裳外出路径,派与你齐名的贪狼与天仙境林飞瑶半路布置大阵侵袭,欲要置我二人于死地

    离裳与我九死一生,侥幸闯过生死之劫,你们天风扭头却说贪狼早已离开天风,半点面皮都不要。

    此杀身恨”

    “那贪狼确实早已……”

    龙熬天立刻就要反斥,但王升又一声怒斥,硬生生截住了龙熬天的话头。

    “贪狼若有残魂注视此地,你当真道心无愧吗”

    “哼”龙熬天骂道,“你又害我天风多少仙人性命若说凶残,谁能及你半分,你又有哪般面目,说要与我天风清算新仇旧恨”

    “哈哈哈哈天风好一个天风”

    王升忽而仰头大笑,笑声之中却多是苍凉悲怆,“龙熬天,你自然不知,那贪狼为何会败在我与离裳手中。

    那日苦战,贪狼带了五名战奴,有一位战奴乃是我师门先祖,十数万年前本该陨落于这片古战场之中,却被你天风门擒住,拉去做成了傀儡战奴

    师祖重伤清醒,自己拔出脑后玉锥,拼得魂飞魄散,给了那贪狼一记重创,我与离裳这才侥幸得活

    你欲害我命、杀我身,天风辱我师祖、侮我道承,这算不算仇,是不是恨”

    喝骂声中,王升一步向前,双目星光大作,背后有一颗紫色大星缓缓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对着前方山呼海啸而去

    龙熬天竟被王升喝骂的心神轻颤,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但随之,他想起眼前不过一真仙境剑修,自己堂堂天风门元老,如何能漏了怯

    “看来,当真是留你不得”

    龙熬天牙缝里挤出一声轻喝,浑身气息鼓荡,当下就要直接前冲,但身后却传来呼喊声:

    “龙长老,这位就是你们提到许多次的那剑修?有一手天剑之道?”

    却见一名中年剑修向前迈步,此人一身黑袍,背着两把交叉的宝剑,长发简单束起,面容英俊、目蕴神光,雪白的鬓发似乎在诉说着一本名为‘过往’的厚厚书籍。

    他是天仙中期境修为,李天耀的师叔。

    这人道:“我来会一会他的天剑,看是否当真如你们所说,那般神乎其神。”

    龙熬天缓缓点头,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这位北河剑派天仙向前走出几步,注视着王升的身形。

    这文士却是露出几分笑意,打量了王升两眼,对王升此时展露出的剑势,心底也是暗赞了几声。

    “北河剑派,梦无雪,想与道友会一会剑道。”

    王升目光之中尽是淡漠,他缓缓点头,道了句:“北河剑派可是想好了,真要牵扯这份因果?”

    “仙道无义事,各自为长生。”

    梦无雪右手向前,左肩后的宝剑冲出剑鞘,在空中划过一道璀璨的轨迹,落在了他掌心,“师兄让我等前来助阵,也不好作壁上观。

    且对手难求,天剑难觅,今日梦某愿以剑会友,剑折无怨。”

    言罢,他手中仙剑轻轻颤鸣,身周百米范围内却出现了片片落雪,背后出现了一把雪花凝成的剑影。

    王升点点头,便道:“他日北河剑派若遭劫,皆因你这师兄而起。”

    他背后那紫色大星凝成了一道星辰剑影,而这剑影轻轻闪烁,王升头顶化作了一片星辰,一抹抹星辰之力加护王升之身。

    梦无雪眼前一亮,赞道:“星辰为剑以所引,这当真是天剑之境界。”

    话音刚落,星空突然出现了道道雷霆,宛若千百条雷龙在呼啸、在肆虐,那修道之人无比熟悉的天劫气息,那股淡淡的天威,让不少仙人当即变了面色。

    一道竖雷劈在王升头顶,将王升身周吞没,但雷光收束,凝成了一把紫青掺杂的剑影,悬浮于王升身后,就在那星辰剑影一侧。

    天劫?剑意?

    由天劫凝成的剑意?又是一天剑?

    梦无雪目中满是震惊,他是剑修,还出身北河剑派,眼界、目光、对剑道的理解,自然非寻常散修能比。

    王升的星辰剑意已是让人侧目,突然又展露出天劫之力凝成的剑意……

    有剑法能打出天劫?

    这还不算完,太极图自脚下缓缓旋转,造化两仪、阴阳分明;

    两仪剑意凝出,悬浮于身后。

    紧跟着,一抹炙热的亮光从王升胸口泛起,至阳至纯的气息,给人一种无比厚重又无比凝实之感;

    纯阳剑意凝出,悬浮于身后。

    忽得又是一声龙吟,青龙之影遨游于星空之中,俾睨群雄、傲视天地;

    灭龙剑意凝出,悬浮于身后。

    五大剑意齐出

    王升依然留了杀手锏,小木剑压制的杀众生剑意并未动用;

    但此时,包括梦无雪在内,那几名北河剑派的剑仙已是面色齐变,注视着王升背后的道道剑意,注视着这个让他们苦苦找寻了许久的天剑修行者。

    当听闻有天剑剑法在散修中现世时,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将这剑法搞到手;

    可当他们亲眼看到王升展露自身剑意,却是五大剑意齐出……

    紫薇居中,两仪为辅,纯阳拱卫,灭龙如锋

    还有那玄乎其玄的天劫剑意……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此人是谁’,背后又有哪般高人,哪般势力。

    王升直接展露自己的剑意,就是为了震慑北河剑派,此时效果也颇为明显。

    他淡然道:“出手吧。”

    梦无雪苦笑了声,手中长剑轻轻抖动,背后剑影融入体内,身周却出现了一道道剑芒。

    “许人一诺,自当忠人之事,请赐教。”

    言罢,方圆千里飘起了晶莹雪片,梦无雪身影飘然不见,漫天风雪卷向了王升。

    王升面容却是颇为凝重,背后剑意齐齐震动,迅速归于体内。

    身体前倾、仙力凝转,赤羽凌空诀转眼施展,一抹火光亮起,那金乌急速振翅,一头扎入了风雪之中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