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不语游星海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不语游星海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掌门相召,王升不敢不顾,更何况还是星海门接下来发展的大事。

    但他又不愿跟师姐分开,看师姐也应是如此;于是,师姐决定乔装打扮一番,跟王升去星海门内逛逛。

    顺便见见百般照料师弟的娲皇后人,离裳副门主。

    地修界的传统之一,似乎就是男扮女装、女扮男装;

    牧绾萱找了一身宽松的道袍出来,让她那比例完美的身段看起来稍平了些,再找来一条丝带缠绕在脖颈中,拿着眉笔稍神作书吧粉状,束起了道箍……

    然后,又施展了‘一点点’道法,就变成了一位颇为白净的妙公子。

    王升在旁上下打量个不停,牧绾萱打扮完毕,在他面前轻轻转了一圈,背着手露出几分浅笑。

    “好看?”

    “嗯,好看,”王道长挠挠头,都算‘老夫老妻’了还是忍不住怦然心动是什么鬼……

    纯洁的老夫老妻。

    当下,王升才想起来,自己还没跟高始行道长他们好好聚过一次,于是拜托饭团做了一些菜肴,拉着几人喝了一顿。

    高道长和飞楝子接下来就在此地修行,争取早日成仙,帮上王升;张自狂和范疃疃要对十三星进行系统的研究调查,然后将外面的资料传回大华国。

    “两位有什么需求,尽管对我开口,”王升道,“不过修为低时,还是不要出城,咱们灵石储配还算充足,这次瑶云从小仙界带出来的灵石,足够咱们买下半个风陌星。

    还有,若是没必要之事,咱们还是少去大佛那边,避免暴露。”

    “各位放心,”怀惊笑道,“小僧已在大佛那做了一些布置,但凡大佛被人打开,小僧会立生感应。”

    王升笑道:“有大师在,贤内助这个称号,当真轮不到我师姐头上。”

    牧婉萱在旁一阵撇嘴,几人在旁抚掌大笑,怀惊也是一阵无力吐槽。

    酒宴过后,王升带着牧绾萱去了街上溜达。

    这次王升没有带斗笠,自身修为气息也完全显露了出来,走到哪里都被人多看几眼,很快就被人认出是星海门皮卡丘,那位能和龙熬天对战的绝品剑修。

    这种感觉……

    有点危险,但十分满足。

    王升敢将师姐带在身边,还堂而皇之的暴露明面上的身份,已是打定主意今后和师姐寸步不离,做师姐的护道之人。

    在城中游玩了半天,验证了‘逛街是妹子天性’的命题,也发现师姐对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器特别感兴趣,买了十几件有用没用的小物件。

    待风陌星夜幕降临,王升带师姐去了城门;城门处守卫的数十名星海门仙兵齐齐向前,对王升抱拳行礼,齐呼:

    “拜见长老!”

    “嗯,”王升端起了高人的架子,摆手道了句“辛苦”,就带师姐出了城,朝着几十里外的星海门而去。

    云上,师姐歪着头问了句:“大官?”

    王升顿时笑眯了眼,“还好,只是在星海门做个长老,为星海门解决了几次麻烦罢了,算不上什么大官。”

    牧绾萱眨了下眼,习惯性的想掏出手机打字吐槽,但很快想起来现在是在外面,只能对王升做了个鬼脸。

    星海门当真给足了王升面子,得知王道长带着师姐回来,山门前早早就站了两队衣甲鲜亮的仙兵。

    待两人驾云到了近前,这两队仙兵向前恭敬的行礼,护山大阵也打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其内等候的几名女弟子。

    她们向前问候,倒让王升有些不适应……

    “见过皮长老。”

    “这位就是皮长老带回来的贵客吗?掌门命我们在此地等了许久呢。”

    “不是说是师姐吗?怎么……哎呀,是我眼拙了,仙子勿怪。”

    见牧绾萱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王升笑着道了句:“你们若无事就回去吧,我带师姐去拜见掌门。”

    “皮长老您先去前殿,几位长老已经在那等着,说是备好酒宴等两位过去呢。”

    还真搞了这么大阵仗?

    辞别几位女弟子,王升带着师姐拾阶而上,沿途欣赏一路美景,为牧绾萱介绍着星海门那位颇为传奇的前代掌门——那位精擅占卜、星象、考古、道文,顺便还身兼元洞师、阵法师的星海老人。

    牧绾萱却突然道了句:“师父!”

    王升顿时哑然失笑。

    师姐的意思,是在说师父今后也可能成为这种博学多识的大仙,对此王升倒是没有半点怀疑。

    到了前殿,霖渊与几位长老向前相迎,王升也为师姐一一引荐。

    各位长老自然也都是各种溢美之词,牧绾萱对这般场合略微有些不太适应。

    霖渊道:“皮长老,那告示可看到了?”

    “自然,不然我怎么舍得回来?”王升笑着道了句,随后便与霖渊商议了几句这次招贤纳士之事。

    这次,不只是要招纳护法,还要招一批仙兵,几位长老和掌门也会收亲传弟子。

    星海门想发展壮大,招人是不可避免之事;而霖渊也委婉的提及,想让王升将自己老乡都拉来星海门。

    但王升犹豫了一阵,却拒绝了这个提议。

    “我家乡来十三星的修士还不算多,而且修为也都不算太高,各自也都有各自的师承。

    这些事我做不得主,他们是否想加入星海门,也要遵循他们各自的意见。”

    霖渊笑道:“你如何还做不得他们的主?既然修为不高,自当听你安排才是。”

    王升正色道:“并非如此,我家乡十分和睦,并未有这般仙道势力倾轧的景象。

    虽也有争名夺利之人,但大多数人都遵守门规,修士与修士之间也颇为和睦,但凡有矛盾也会避免出手争夺,与十三星的环境颇为不同。

    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旁人,是我们互相尊重的基本表现。”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见王升一本正经说这些话,又不像神作书吧伪。

    尤其是,跟着王升来的这位师姐大人,此时也是颇为认真的在旁点头,他们一时间还真就信了……

    “那,好吧,”霖渊长老笑叹了声,“若是有机会,当真想去你家乡看看。

    这般修道之地,却是颇有些让人羡慕啊。”

    王升笑而不语,继续讨论了一阵招人的具体事项,他是这次的主考官,接下来几个月也是有的忙了。

    几位长老极力邀王升去后山饮酒,王升却之不过,带师姐又去吃喝了一顿……

    师姐对面前的菜肴来者不拒,对师弟和这几位长老用‘古调’讨论的问题毫无兴致。

    霖渊长老见牧绾萱如此乖巧爱吃,也是投其所好,特命几位女弟子去星海城中找来了几位‘专业大厨’,在星海门后山开火开灶。

    总算,师姐弟应付完了几位长老,王升带牧婉萱先回自己的小楼中歇息。

    此前,王升也没好好在星海门内走过路,都是飞来飞去;这次带着师姐在后山逛荡,也发现星海门内各处布置都是别出心裁,景色精致、不落俗套,仙味十足,又有钟灵清秀之意。

    两人走到王升的专属阁楼前,却见隔壁掌门的小楼窗户旁,爻星子正含笑看着这边。

    ——掌门都已是如此明示,王升也不好拒绝,带着师姐先过去拜见。

    “这位就是星海门如今的掌门,星海老人的大弟子,道号爻星子,天仙修为,擅长卦卜之术,是一位深藏不漏的高手,”王升传声说了几句。

    看师姐有些拘谨,他又笑道:“掌门其实挺和蔼的,不用担心。”

    牧绾萱抿了抿嘴,乖乖跟在师弟身后,随着师弟进了院中,爻星子也刚好推门而出。

    “拜见掌门,”王升拱手行礼,牧绾萱也像模像样的在旁抱拳。

    爻星子笑道:“这位就是皮长老心中挂念不已的师姐?”

    牧绾萱向前道:“掌门。”

    “我师姐她不善言语,如今也只能每次说出两个字眼,掌门勿怪。”

    王升如此道了句,爻星子却是轻咦了一声,看着牧绾萱一阵皱眉。

    “这位姑娘的面相颇为奇异,似是曾先天不足,为早夭之相,只是被高人强行改命,在鬼门关前救了回来,否极泰来,又做了贵人之命格。”

    爻星子如此言说着,挥袖道了句,“过来坐吧……皮长老,可否让贫道为你师姐算上一卦?”

    怎么突然有种‘街角奇人’的既视感。

    但爻星子掌门能直接说出师姐当年的‘病症’,王升心底顿时燃起了些许希望,拉着师姐坐在了石桌对面。

    牧绾萱轻轻点头,目光中有少许忐忑。

    爻星子拿出了吃饭的家伙事——龟壳,玉片,以及那个卦盘——而后在那一阵操神作书吧,很快就像是看出了什么,抚须注视着牧绾萱,又看了王升一阵,缓声道:

    “不入命数,超脱五行;此为神灵,劫后复生。

    姑娘之来历,当真是让贫道此时道心不安……”

    王升顿时一阵错愕。

    这卦卜之术……竟然能神到这种地步?

    师姐的来历竟被一语道破!

    牧绾萱略微皱眉,爻星子却苦笑着一阵摇头。

    “贫道此前虽已算出皮长老与天庭关联颇深,不曾想,贫道竟还能遇到活生生的天庭仙神。”

    爻星子叹道:“这位仙子,还请务必在我星海门内安心修行,我会严令门内,不得泄露有关皮长老你家乡之事,一应所求皆不会吝啬。”

    “掌门为何……”

    “这是家师遗命,”爻星子叹道,“数十万年前,家师曾入天庭效命,后测算出天庭大祸将至,为求自保而弃天庭而去,为此心中颇为不安,煎熬数十万年。

    皮长老可知家师为何突然陨落?”

    “为何?”

    “为推断天庭几位故人的命途,遭了大道反震,临去前还曾反复叮嘱于贫道,让贫道今后若遇到天庭仙神,好生善待,以弥补当年弃天庭而走之过。

    可趋吉避凶,又有何错?”

    爻星子看了看面前的卦盘,“我本以为,自己已有了师父八成在卦卜算术上的造诣,今日才知,不足三成罢了。”

    王升和牧绾萱面面相觑。

    “这位仙子……”

    “不语,”王升道,“我师姐道号,掌门直接称呼便是。”

    “不语仙子,可否方便让贫道为你切脉?”

    师姐点点头,挽起道袍袖子。

    很快,爻星子就抚须摇头,面露不解;这位有些清瘦的老者,给出的结论也只有两个字:

    “奇怪。”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