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蜀山何人?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蜀山何人?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莫非这个一直在雕刻东西的战奴……已经完全坏掉了?其他战奴像是在保护袍泽那般,在下意识保护这人?

    与剑奴厮杀时,王道长心底不由泛起了这个有些荒唐的念头;

    随后又是略微摇头,这自然不可能是真的。

    战奴应该是类似于傀儡,只是他们有战斗的本能,认定目标就会不断行动,一直将对方杀死为止,所有的行为也都是为这个命令。

    但也并非这般简单,他们似乎也会互相支援、互相救援……

    一想到,这些战奴有可能还未完全泯灭自己的心念,有可能还是从地球走出来的仙人,本想为天庭战死,却又被天风门炼制成了这般人不人、鬼不鬼、仙不仙的模样……

    挣扎十数万年……

    这时候,王升其实并不希望他们还有自己的心念,那样所经历的煎熬何其痛苦。

    他宁愿这是五具尸身,是五个没有任何情感的工具,自己今日拼上全力送他们归于该归之处……

    王升突然觉得,天风门若是今后不灭,会是自己道心之阻碍。

    飞云剑过留云,紫薇统御万星!

    王升已是全力一战,除却无灵剑不在这一点,他已经发挥出了自己此时能发挥出的所有力量。

    青莲绝只能杀一人,而后自己就会因仙力耗损太多而陷入绝对被动;以一敌多,还是要依仗紫薇天剑之威。

    斗过千招,这剑奴已是有些惨不忍睹,浑身上下伤口过百,自身动作也随伤势不断加重而受到了少许影响。

    但剑奴依然在战,他的双目之中似乎有了更多亮光。

    以王升大道为引,这剑奴的剑道似乎也在觉醒,也在从沉睡中慢慢苏醒!

    再看王升,左手手臂上出现了超过二三十条伤口,脸颊之上也有一处浅浅的伤痕。

    他与剑奴以快攻快,有时为了给对方造成伤势,只能拿自己的伤势去换……

    王升敢去换伤,是因为自己有对方破不开的亢金宝甲;只需要护住脖颈这一个要害,四肢的伤势只要自己能忍、只要不是肢体直接断掉,就都影响不到他实力发挥。

    毕竟他修的是元神道,道躯只是载体,元神才是主要。

    可这剑奴,完全是对自身伤势毫无知觉。

    心脉被飞云剑刺破,只是随意摁住;脖颈几乎被飞云剑穿透,但也只是停下了无意义的呼吸。

    两人就在这片虚空之中疯狂对攻,剑招若羚羊挂角,身影如两颗急速环绕的星辰;王升甚至有几次,还错失了能摆脱此剑奴纠缠的机会。

    理智告诉王升,他要去干掉那个弓枪战奴或者木雕战奴;但此时,王升心底不断回旋着两声质问:

    怎么还要坚持?

    为何还不倒下?

    两人的剑道此时互相碰撞,已经发生了某些玄妙的共鸣,王升在这剑奴木然的面容之下,看到了那个痛苦、挣扎,且无比茫然的魂魄……

    于是,王升心底泛起了新的问题,这些都只是在他和剑奴激烈交手时,心底浮现便泯灭的种种念头。

    这个剑奴到底是谁?

    天庭之人还是天庭之敌?千多年前走出地球的那批仙人?

    一概不知。

    对方的步法不输自己的七星步,剑法虽无章法,那剑道境界与自己此时相比,甚至也不落下风。

    王升所凭的,只是紫薇天剑与亢金宝甲,才能渐渐压制住这个剑奴,毕竟剑奴的修为是在真仙境后期,剑上的力道比自己要强了许多。

    终于,王升剑势完全压过了剑奴,而当王升将剑奴打的连续败退;

    这场斗剑的节奏,也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

    下一剑,既是这剑奴的终焉……

    王升给予了这个剑奴足够的尊重,他持剑而动,卷出漫天星河,紫薇天剑之中,威力仅次于紫薇一剑的‘星河烂漫’全力挥洒。

    星光汇聚,如万里波涛,卷向这剑奴的身形。

    也就在这一瞬,伤痕累累的剑奴,双目中倒映着无数亮光,仿佛自己突然寻到了自我……

    此时剑奴已无可退,弓枪兵尚重伤无法射箭阻拦王升,举着双斧的那名战奴此时虽冲向王升,但却被星光中的剑影直接逼退。

    至于,那个持着短笛的女战奴,此时似乎只是在静静注视着这边,手中的短笛也慢慢放下,空洞的目光中,仿佛流露出了一丝丝的疲倦与欣慰……

    只有那个刻木雕的战奴,依然只是低头刻着木雕,完全不管战事如何。

    ‘我,是谁……’

    王升心底仿佛听到了一声低喃。

    这是大道之声,是道之共鸣,也是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即将泯灭这个剑奴的瞬间,道心的低颤。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王升瞠目欲裂,道心狠狠的一揪!

    星光吞没剑奴的前一瞬,剑奴完全放弃了闪躲,他向前迈出半步,任由身上增添了几道伤痕;

    但剑奴手中的仙剑再次光芒大作,却是比最开始激斗时还要璀璨!

    一套剑法,在剑奴手中迅速施展开来。

    那只是这套剑法的最后三招,但此时绝对不该在这剑奴身上出现,不该在王升眼前呈现!

    他认得此剑,从剑七十二禁地中见过之后,就一直印象深刻!

    剑走轻语动,剑舞醉还浓。

    何招日月来,借酒笑清风!

    一抹剑光劈开星辰,而在剑光之中,一轮圆月升起,一颗红日悬天,日月之下仿佛有一片无垠的大地,山川河流尽显于这一剑!

    蜀山剑第一!

    清风化日月!

    但施展此剑法之人,终究已是强弩之末。

    剑光只是刚刚显化,就随之破灭。

    这剑奴终究还是无力的垂下手中仙剑,被王升打出来的剑光所吞没,浑身上下瞬间多出四十九道剑痕,手中仙剑无力的滑落,残躯漂浮在虚空之中……

    这一瞬,王升其实还来得及收招。

    但王升做出的抉择,依然是让剑奴就此逝去,让他摆脱沦为天风门战奴的痛苦……

    剑招过。

    王升的身影出现在了剑奴身后,他却忍不住连忙转身,去感受剑奴残存不多的气机。

    等他看到剑奴嘴角露出的淡淡微笑,道心却是出离了愤怒,指尖刺入掌心,牙关几乎咬碎。

    提剑,欲将剑奴最后的生机斩灭,让他就此而去,而后收拾起他的尸身,送回家乡……

    但王升道心在颤,他完全斩不下这一剑;他不知道自己对剑奴的这份感情是从何而来,这本应该只是简单的同乡之情,此刻却仿佛生死兄弟之谊。

    剑奴的面容完全陌生,浑身上下伤痕遍布,根本无法得知他是谁。

    提剑,又落下。

    此时不应耽误时间,他和离裳还在险地,离裳似乎已经落入下风,毕竟她的神通并非无敌,也不能一直持续。

    一旁突有劲风袭来,王升猛然扭头,双目之中杀意迸发,口中发出一声低吼。

    举着巨斧的战奴横杀而来,王升却是毫不闪躲,直接迎头撞去,雷光闪再现,雷光末端却直接打在了战奴胸前,竟将战奴直接击退!

    王升的身形出现在了雷光末端,出现在了巨斧之下,与这个有些瘦弱的战奴几乎面对面的紧贴!

    右手松开飞云剑,背上的龙剑自行飞起,被王升抬手握住,随后便是手臂一震!

    剑锋在两人头顶划过,将那两只举着大斧的胳膊自小臂处齐齐斩断!

    鲜血挥洒,王升一脚将这名战奴踹开,双目之中满是冰冷,却扭头看向了那名木雕战奴。

    此时,女战奴已经站在了木雕战奴的身旁,似乎也有守护之意。

    天风……

    天风!

    王升在虚空中无声的低喝,左手握着飞云,右手拖着龙剑,冲向了最后这两名还未受创的战奴。

    开战至此,弓枪战奴最先重伤,与王升激战了近两千招的剑奴也是垂死,巨斧战奴双手被斩,只剩下法术被龙剑剑灵所克制的短笛女战奴,以及那个一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木雕战奴……

    总体来说,王升其实出色且快速的解决了五战奴的大部分威胁。

    前冲,天劫剑意蓄势待发,王升心底杀意正浓。

    但,变故突生。

    雷光闪正要施展,雷光即将汇聚,王升身形却毫无征兆地停在了虚空之中,前冲之势荡然无存,自身更是一动不动,像是时间被暂停了一般。

    再看那一直低头刻木雕的战奴,此时却已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无神的双目注视着王升,左手拿着一只木偶,木偶正对着王升的所在。

    上古巫术!

    王升心底且惊且怒,他突然感知不到自己大部分道躯的所在,元神像是被囚禁在了自己体内,浑身仙力虽然还在正常流转,但他就是无法控制道躯做任何事。

    甚至,元神想要出窍都不能,被完全锁死在了道躯之中。

    双目虽睁,但犹如失明一般。

    心脏还在跳动,却感觉不到半点力道……

    唯独仙识还可以探查四周,与之前毫无差异。

    那个重伤的弓枪战奴似乎就是在等这一刻,他已经爬起来,拉开了长弓,长弓之内汇聚着一只青色箭矢,瞄准的便是王升的额头。

    那短笛女战奴此时也祭起了一只宝鼎,鼎内照出一道乌光,直接斩向了王升脖颈……

    原来这就是第五名战奴的法术,怪不得其他战奴拼着重伤,也不让自己靠近这人。

    但……

    王升心底冷哼了声,元神于天府之中盘坐,五道剑意在元神周围缓缓盘旋,一抹玄妙的道韵,从他不能动的道躯之中绽放!

    心剑何在!

    只见王升胸口,一抹七彩霞光迅速涌动,飞霞剑缓缓飞出,其上却蕴着王升的心剑。

    为飞霞剑所引,王升的双肩、双膝,各自有仙光流转,四把飞云剑缓缓飞出,王升手中的飞云剑也在轻轻颤鸣。

    道躯虽被限制,但王升犹可凭心剑驭剑!

    而元神虽被困在道躯之中,此时却并起剑指,迅速掐捏剑印,元神的低喝声,在虚空中不断震荡。

    “剑名无始,剑名无终!乾坤借法,二剑追风!”

    霎时间,两把飞云剑对着木雕战奴激射而去,带出两道盘旋交错的尾迹。

    而剩下的三把飞剑盘旋于自身,先是将那乌光击退,又护在了王升额头之前,击飞了来袭的箭矢。

    这算是王升留的最后一手牌,蜀山……

    “御剑术……”

    剑奴微微睁着眼,气息宛若游丝的他,双目中渐渐出现了微微光亮,一如凡人在弥留之际的回光返照。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