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救急捞人飞楝子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救急捞人飞楝子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警察同志,我就不明白了!

    一个女人,不图你车房,不看你长相,不跟你来虚的谈感情,真心实意的就想跟萍水相逢的你共结秦晋之好,就这,我拿几百块钱慷慨赠之,不应该吗?

    不合理吗!

    你们这就把我抓起来,过分了吧。”

    某派出所的审讯间,某身穿便装的龙虎山弟子被封了修为,坐在椅子上,嘴上不以为然的说着,目光看向周遭各处。

    柳云志正躺在外面一处长椅上呼呼大睡,身上披着一位女警官刚拿来的外套。

    这差别待遇,也是没谁了。

    隔壁的关押房间中,两个长相身材还不错的年轻女孩正面对墙壁坐着,任由身后的两位女警员说服教育,对这事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施千张嘴上有些不以为然的说着,实际上,心底也是一阵犯嘀咕。

    这事怎么就这么玄乎?他这边正在紧要时刻,自己修为凭空就被封了,不过一分钟警察破门而入……

    不对,这肯定是有人在搞自己。

    之前他得罪谁了?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的修为封了,自己竟然毫无察觉……虽然不能排除自己当时太过专注,但出手之人的修为定然非同寻常。

    估计就是自家师父了,难不成是师祖?

    砰!

    一位面容威严的警官一拳砸在审讯桌上,将茶杯震飞几厘米高,随后板着脸怒视施千张:

    “少在这跟我贫!你这是违法!是明确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的!自己交代,有病吗?”

    施千张顿时有些不耐,皱眉道了句:“有啥病?我能有啥病?我还能飞您信不信?”

    警官冷笑了声:“那你飞一个给我看看,来,就带着椅子飞!你要飞起来两米高,我今天就把这身衣服扒了!

    这人神志不清,又拿不出身份证明,给他安排做个检查,看看他有没有其他毛病!”

    “别,别,我真没其他事,我身份证明现在真的拿不出来!”

    施千张顿时一阵抓耳挠腮,他修为完全被封,也确实不能在储物法宝中拽东西出来。

    这警官冷笑道,“要是你有那方面的病,还故意搞这事,这是可以判刑入狱的,懂不懂?”

    施千张嘴角一阵抽搐,“我服了服了……大佬您别吓我了,我打个电话喊人过来吧。”

    那警官打了个手势,一位年轻警员将施千张的手机放在了施千张面前,但后者却是一阵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拨哪个号出去。

    这事怎么说?

    闹不好就是他师门甚至整个修道界的丑闻啊。

    派出所屋顶,两个身影鬼鬼祟祟的蹲在那,努力憋着笑,却是飞楝子与怀惊。

    王升和牧绾萱此时正在不远处的饮品店中喝茶,师姐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怀惊和飞楝子前辈正在捉弄施千张。

    本来,王升几人浩浩荡荡的冲到了那座城市的那条街,考虑到施千张的脸面问题,王升故意放出自己的气息。

    他气势一放,对于境界稍低的修士而言自然会有威压,施千张和柳云志自然就察觉到了王升一行人在空中……

    然而……好像这两个家伙并没有发现。

    当时王升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总不能就这么冲下去,那见了面大家必然十分尴尬。

    怀惊和尚念了句佛号,突然有了个不算太大胆的想法,拿出手机拨打了举报热线,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审讯间,施千张一阵纠结。

    “那个,警察同志,”施千张放下架子,赔了两声笑,“您看,我自己交罚款行吗?我大小也算个公众人物,前几年经常上电视啊,这事要是闹大了,说不定会有各种报道。”

    “看来,你应该还没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警官大叔见施千张态度转好,也收起了之前的严厉,“你这个小同志看着年纪不大,思想跑偏不少,还在上大学吧?”

    “没,工作了……”

    施千张叹了口气,手指拨了个电话出去,派出所屋顶顿时出现了几秒佛音梵唱;这铃声刚出现就立刻消失不见,也没引起旁人注意。

    电话接通,施千张犹犹豫豫的说了几句,另一头的怀惊痛快的答应了一声。

    几分钟过后,一位圆脸道长穿着道袍趁夜色进了派出所,见到施千张之后,拿出一把拂尘对着施千张劈头就打,警察拦都拦不住。

    “你这个逆徒!刚上山多久就下山做这事!简直丢祖师爷的脸!”

    随后,飞楝子对各位警官一阵道歉,拿过施千张的储物法宝取钱交了罚款,把这俩人救了出来。

    出了派出所,飞楝子也是怕被人看见,提着烂醉不醒的柳云志,拽着被封了修为的施千张,直接御剑飞空而起,去了郊区的一处小林子。

    王升、师姐、怀惊三人很快过来碰面,怀惊和飞楝子毫无形象的一阵大笑,施千张这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

    但当着王升师姐弟,尤其是不语仙子这位女修的面,施千张也是满脸涨红,蹲在角落中一阵画圈。

    躺平任嘲,无力反驳。

    “好了,前辈、怀惊,先别笑了,这个问题很严肃。”

    王升板着脸道了句,飞楝子和怀惊各自恢复正常;王升抬手对着施千张轻点了几下,施千张顿时呼了口气,感觉自己的法力又开始运转,恢复了对道躯的感知。

    “千张……”

    “哎,升哥,我知道错了。”

    “你如果这方面有需求,哪怕是找一个凡俗中的女孩,认认真真跟人谈恋爱也行,”王升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毕竟是龙虎山弟子,行事不能太过放浪。

    尤其是你自己前几年修行陷入困顿时,自己有多辛苦,这才几年就忘了?

    我给你那颗仙丹,是为了让你弥补之前的亏损,不是给你继续荒唐的资本。

    修道界虽无近忧,却有远虑,咱们是朋友,是哥们,我也没把你当外人,这才多说你几句。

    修行才是正事!”

    “是,升哥你教训的是,”施千张蹲在那一阵叹气,随手抬手打了自己两巴掌,“我这就是管不住自己呢怎么。”

    “阿弥陀佛,”怀惊笑道,“你看看人云志,为何能这般心志坚定?哪怕醉酒了也不让那些烟花女子靠近自身。”

    “那是他觉得人长得丑!”施千张翻了个白眼,“我当时花了重金,叫了十几个公主出来,让他自己选,那都是百里挑一的上好姐们……

    嘿,我激动了,激动了。

    今天这事真不能都怨我啊升哥,我的动机是想让他放松下。

    小柳子却说,一个个都不如他穿上裙子好看,一个都瞧不上啊。”

    “行了,这始终是你私事,我们本来也不能多管,”王升板着脸道了句,施千张顿时泪流满面。

    王升袖袍一挥,“回华山找个地方喝酒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了,飞楝子道长也要跟着你们丢人!”

    施千张嘿嘿笑着,跑过去扛起了柳云志,跳到了王升做出来的青云上。

    路上,一直旁观此事的牧绾萱,拿出手机开始搜索一系列关键词,很快像是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虽然大门之后的世界……有点乱,但却是真实存在的,也是整个世界构成的一部分。

    王道长偶尔瞥了眼师姐的手机,发现师姐正在浏览一些有关成年男女的百科词条;师姐大人正若有所思状,还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近乎完美的身段。

    牧绾萱扭头看了过来,王升不知怎么,下意识避开了师姐的目光,仰头看星状。

    这次闹剧该不会意外点醒了师姐大人?

    无心插柳柳成荫?

    王升不由有些浮想联翩,心底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身后,施千张正用胳膊锁着怀惊的脖子一阵摇晃,显然已经琢磨透了这次捉弄他的始作俑者。

    这片带着细小闪电的青云上笑声不断,就这般划过夜空,回了华山山脚。

    ……

    大华国东部,某处战备组基地中。

    一架飞行器缓缓降落,下方等待多时的几名战备组教官同时敬礼,迟绫与特事组的两名副组长一同走下舷梯。

    这里距离五神教当年覆灭的小岛不远,那里也已经成为了战备组训练基地,岛民已经被安置在了更为便利的生活区。

    张自狂迎了上去,沉声道了句:“迟绫组长,在这边。”

    “情绪怎么样?”迟绫低声问了句,

    “很平静,”张自狂道,“他已经得知了古修已经全死的事,并没有太偏激的举动。”

    迟绫轻轻点头,目光略微有些复杂。

    很快,一行人进入了向下的电梯,经过了层层严密防守,在地下一处环境还不错的软禁室,找到了他们此行要见的人。

    秦一深。

    咚,咚咚。

    迟绫敲了敲房门,随后便走了进去,与秦一深隔着一块防爆玻璃,打开了有录音功能的通话装置。

    “秦局长,休息的还好吗?”迟绫像是话家常般问了句。

    “还好,很不错,”秦一深露出有些苦涩的微笑,“我之前一直想会怎么输在你手里,没想到会输这么快……

    沈随安,王非语……坐吧迟绫组长,现在你应该可以回答我那个问题了。

    我输在哪?”

    “非语的实力其实是在预料之外,”迟绫道,“我的底牌只是地隐宗罢了。

    你一直觉得,给他们足够多的好处和许诺,画一个美好的蓝图给他们,他们就会真的帮你做事。

    是,如果是换成其他的道门道承,这些很大概率可以行得通,但你忽略了一件事……地隐宗本身就跟这些古罪修有仇。

    修士这个群体,注重传承、祖训,更是把先人的仇恨看的很重。”

    秦一深缓缓点头,“是我有些理想主义了,迟绫组长来见我,是上面对我有处理决定了吧。”

    “没有,”迟绫对一旁伸手,那名特事组干事拿了一叠文件送了过来。

    迟绫道:“我在整理特事组资料时,发现了你这个有关仙凡分离的计划,其中有几条建议比较有建设性,也有可行性,过来问问你的参考意见。”

    秦一深眉头紧皱,注视着迟绫,随后像是情绪突然崩溃,将眼前的桌子直接掀翻,嘴里重复着几句侮辱性的脏话。

    几名战备组精锐立刻从另一侧门户冲了进去,将秦一深迅速摁住。

    “不要动我的计划!那是我的功劳,是我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迟绫,你未免太卑鄙了!那是我的计划!”

    迟绫皱着眉略微摇头,将文件收起来,静静的起身,注视着玻璃后的秦一深。

    略微摇头,迟绫也没多说什么,带着那两名特事组的副组长离开了此地。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