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师弟未死

地球第一剑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师弟未死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小地府,十八层地狱上下通道中,牧绾萱正踩着冰璃剑静静飞着,目光之中仅有的神色,也只是落寞和苦涩。

    她周遭光影一闪,身形被一股柔力牵引,化神作书吧一抹流光飞出了这条已经被上下完全打通的通路,径直出现在了十八层地狱上空。

    与三年前有了些许变化的‘孟婆’向前行礼,对牧绾萱露出了略微的笑容。

    她似乎已经能够展露少许情绪。

    “我送仙子出去吧,”‘孟婆’轻声说着。

    牧绾萱却抿着嘴,抬手做了几个手势,‘孟婆’轻轻点头,“小地府此时无半点鬼魂,阴司也只剩老身一人,仙子自可随意来去。

    稍后若想回来时,只需在平都山中喊老身名字便可,且不可再行跪伏大礼,老身当真担待不起。”

    “茜……霖……”

    “嗯,”‘孟婆’目光闪动,露出几分温柔,但身上涌出少许波动,这份情绪很快就被抚平。

    她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股柔力将牧绾萱包裹,带着牧绾萱朝鬼门关方向疾驰而去。

    不过转眼,她们已经到了鬼门关前,牧绾萱有些神不守舍般向前走去,‘孟婆’略微皱眉,突然开口道了句:“华卿仙子,有一事老身不知当讲不当讲。”

    牧绾萱转过身来,似乎有些疲累的看着这位小地府的仙人。

    ‘孟婆’道:“老身斗胆,在仙子面前言说此事……仙子是否发觉了,这三年来,小地府之中的元气日渐增多。”

    牧绾萱轻轻点头,她自然是发现了的。

    ‘孟婆’又道:“那仙子可还记得,地灵封禁刚恢复不久时,突然出现的天威?”

    “嗯?”牧绾萱有些纳闷的眨了下眼,眼中露出几分疑惑。

    “便知是如此,”‘孟婆’淡然道,“华卿仙子应当是为非语义士之事伤心太久,以至于忽略了这些细节,老身却不得不说几句。

    三年前,曾有天威出现在小地府,天威镇压之处,便是那地灵封禁之内。”

    “什么?”牧绾萱脑袋旁边冒出一只只问号。

    “天威是指大道警示,若有修士触犯禁忌,便会被大道警示,若警示三次仍不知悔改,则会被大道所弃……”

    ‘孟婆’耐心解释了几句,“那封禁之地中竟有生灵引动了天威,当时老身便在推想,莫非是有人逆天而行。

    自天威降临之后不久,地灵封禁开始朝小地府散发元气,而当小地府内元气满溢,这些元气自然就开始朝阳间而去。

    无论是天威,又或是地灵封禁开始有序且缓慢的解封,都能证明一件事地灵封禁之中,似乎有人在主导这一切。

    也就是说,瑶云殿下残灵未逝,而残灵必然托付在非语义士的道躯之中,或许,他们都还活着。”

    牧绾萱整个人都呆住了,那双有着太多疲倦和苦闷的眼眸,就如同走过了无数岁月的漆黑夜空,此刻正出现几颗微弱的星辰。

    她向前两步,下意识抓住了孟婆的胳膊。

    ‘孟婆’有一瞬露出温柔的笑容,但又自行抹平了情绪。

    “当然这也只是老身猜测,按现如今地灵封禁解封的速度来计算,大概再有十五六年,地灵封禁内的元气就会经由地府,散发到整个凡俗界。

    那时,我们自可想办法打开封禁,去搜寻一番。”

    牧绾萱咬了下嘴唇,却是已经泪如雨下。

    孟婆一根手指点在她的肩上,那一抹玄妙的波动划过,牧绾萱动荡的道心立刻平复了下来。

    她此时正在金丹境巅峰,若是大喜或者大悲,极易引发道境动荡,虽有可能趁此机会突破入天府境,但也有可能跌落境界。

    平复道心之后,牧绾萱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鬼门关旁,师姐大人来回走动着,小手时而攥拳,时而十指纠缠,这还是之前被孟婆抹平了一次情绪波动,不然她说不定已经喜极而泣的哭昏过去。

    随后她又想起了,必须将这个好消息尽快告诉师父和师弟父母,急匆匆跑向鬼门关,又扭头对孟婆深深的神作书吧揖。

    孟婆侧身让过,却是不受她这般大礼;而后孟婆又对牧绾萱背影点出一指,在牧绾萱冲出鬼门关时,直接送她离开了地下大阵。

    平都山,原本鬼门关之所在,王道长的墓碑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三米高的石雕。

    王升的面部轮廓在这座雕塑上勉强可以得到辨识,道袍、长发等各个细节雕刻的也颇为用心,在他道袍下摆,左右对称刻着两行大字。

    右侧是:‘舍生忘死小剑仙。’

    左侧是:‘永垂不朽真英雄。’

    在这座刚落成不久的石雕之前,此时正有一行人静静站着。

    青言子站在最前方,正注视着这尊雕像的面容,目光之中还有少许感伤,但也有了几分释然。

    “三年了,为师有你这般徒儿,何其幸甚。”

    青言子身后,武当高始行道长、剑宗飞楝子道长各自叹了口气,高始行将手中斟满的酒杯倾泻,将那一杯酒洒落在了草地上,而后仰头轻叹。

    飞楝子这位圆脸道长却是忍不住悲鸣一声,向前走了两步,蹲在了雕塑底座前,取出几样祭品。

    一旁的两个徒弟连忙跑过来摆放祭品,顺便斟酒、献花、点香。

    “非语,你走后贫道都不敢来看你,生怕见到了你,忍不住在这里哭一场。

    你与我忘年而交,剑道并行,现如今却阴阳两隔,已三年矣!

    呜呼!哀哉!

    莫说啥子喽,我敬你一杯!”

    李古风递来酒杯,飞楝子一饮而尽,而后紫玲将另一杯酒洒在了地上。

    又呆了一阵,飞楝子被李古风和紫玲劝着退开,张自狂、严正南以及三五位当日在小地府中活下来的道长,各自向前凭吊。

    在后面不远处,怀惊和尚、柳云志、施千张自然没有缺席这次‘三年祭’,他们身旁则是静云道长和正靠着自己师父哭个不停的迟雯。

    更远处,挺着肚子、面露孕相的牟月,还有其他几位跟王升相熟的调查组成员,以及武当山和剑宗的数十位年轻弟子,也在静静的等待着……

    当张自狂他们各自言说几句,刚要准备退回来,一抹流光突然从地隐宗山门方向出现,极快的飞向此地。

    “是不语!”静云顿时喊道,“是不语来了!”

    在场之人尽皆精神一震,这是牧绾萱三年来第一次离开小地府。

    青言子担心自己大徒弟思念伤心过度,心中着实挂念,便趁着大华国修道界大举进攻樱岛国修行界的前夜,拜托地隐宗传信孟婆,让孟婆问询牧绾萱是否能出来‘助阵’。

    按青言子对自己徒儿的了解,牧绾萱肯定不会拒绝;今日刚好是王升的三年祭,也可顺势接着牧绾萱一起离开。

    果不其然,牧绾萱总算现身,踩着冰璃剑直冲而来,在十多米外挺稳身形,直接跳到了青言子面前,低头跪了下去。

    “小萱快起来,”青言子用法力将牧绾萱扶了起来,沉声道,“为师没能照顾好你们两个,你这三年受苦了,稍后为师陪你扛过去这段艰难的岁月,小升他定然也不愿见你这般消……沉……”

    “师父!”

    牧绾萱抬起头来,那容颜如画,那明眸如星,那肌肤晶莹蕴光,那嘴角微微扬起,哪有半点消沉?

    青言子松了口气,叹道:“你能走出来就好。”

    “师父!”牧绾萱小手一阵比划,青言子看了半天才看懂是什么意思,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还贴心的打开了这抬疑似手表、实际是手机的‘小圆饼’。

    牧绾萱的手指在投影屏上一阵轻点,对师父的新款手机颇感好奇。

    ‘师弟没死!孟婆说的!

    师弟跟女仙都活着呢!

    他们以后肯定会回来的!’

    青言子一愣,随后扯出了个难看的笑容,叹道:“小萱,我们要学会面对现实,一味的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你道心可还能宁?”

    牧绾萱眨眨眼,随后有些无奈,又迅速打了两行字。

    ‘有天威,还有地府的元气在不断增加!

    孟婆仙人是有证据的!师父不信可以去问她!’

    青言子看罢,犹自摇摇头,言道:“小萱,你莫要这般,为师看的太过心痛。”

    张自狂仰头叹道:“要是我也能有一位红颜知己,在我死后能够这般如痴如狂,死又有何憾!”

    师姐大人顿时急的一阵拍额头,又将目光看向一旁飞楝子。

    飞楝子温声道:“节哀顺便,紫玲、古风,你们没事了多陪陪不语。”

    静云也道:“傻孩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莫要因此堕入了魔道。不如,这次与樱岛国修行界开战你就别去了,让小雯陪你去兮莲前辈那,她也三天两头问你有没有从小地府出来。”

    牧绾萱只能扶着额头,无力的嘤了一声,又打了一行字。

    ‘他真的还或……我之前还似乎听到他喊我……’

    “唉,这是越说越没逻辑了,”严正南满是担忧的注视着牧绾萱。

    “师姐!”迟雯带着哭腔跑了过来,抱住牧绾萱,“我信你,师兄他一定没事的!”

    牧绾萱如何听不出这只是安慰的话?于是,她带着最后的希望,看向了一旁王升的三位‘挚友’。

    “非语定有佛祖保佑,现如今肯定已经转生佛国乐土,阿弥陀佛。”

    怀惊和尚念了句佛号,随后赶紧给柳云志和施千张使了眼色。

    柳云志正色道:“不语仙子说的不错,非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愿非语与我们同在,”施千张手指在额头轻轻一划,“无量天尊。”

    哒,那台糅合了不少尖端科技的手表落在地上,随后被一只绣花鞋瞬间踩碎。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