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突现奇毒(二合一)【四更】

《地球第一剑》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突现奇毒(二合一)【四更】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作为一位已经懂得关爱手机电池的狐半仙,兮莲在得到了调查组给配的最新款手机之后,欣然答应了王升继续在外面逛荡的请求。

    王升还担心兮莲是不是身体状态不对,才会主动要求‘回家’;抽空关心她一句,却被兮莲用两个大大的白眼打了回来。

    “手机反应迟钝了,你比手机反应还迟钝。”

    王升:……

    行吧,狐半仙大姐现在对手机性能也有一定要求了。

    王升总感觉,自己越活越像是个古人,手机基本只有与人联络的功用;而兮莲则是迅速融入了现代社会生活,网购都已经是日常生活中的常规技能。

    地隐宗的族地,就在一处并不算起眼的乡镇,是一个在大华国东部地区随处可寻找到的‘现代化’农村。

    如果不是沈茜霖主动‘站出来’,地隐宗要有意潜藏,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

    那里,离着此时王升所在位置,差不多只有五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沈随安离开后,王升他们在餐厅中休息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青言子和几位道爷先后飞到了这座城市。

    为了方便大家在路上商量对策,调查组临时调来了一辆旅游大巴。

    大巴来接王升等人时,青言子和六位来自各家道承的道爷已经在车中等着,除他们之外,车上还有十多名调查组的工作人员。

    没有多耽误时间,一行人开始了此次地隐宗半日游。

    王升带着牧绾萱、柳云志、沈茜霖以及狐半仙兮莲登车,也算颇为养眼的五人组合。

    这边四个年轻人向前对各位道爷行礼,这几位道爷和青言子则起身对兮莲行礼;一群‘古人’在大巴车上对着作揖,各自问候,场面一度有些滑稽。

    兮莲露出一副职业假笑,像极了年终考试一败涂地但在过年时被拉着应酬各家亲戚的高中女生;应付式的点了几次头,她就拉着牧绾萱跑去后排座位。

    “小萱跟这位前辈混的挺熟嘛,”青言子笑呵呵的说了句,对此颇为满意。

    他们师门虽小,但师徒三人都是‘大将’,结友也都是各个不凡。

    师父今天一改此前穿衣风格,竟然换了身黑色道袍,若非嘴角一直有淡淡的笑意,给人感觉会颇为威严冷峻。

    “小升就坐这边吧,为师刚好考考你,看你最近修行有没有偷懒。”

    青言子指了指一旁的座位,跟几位道爷隔着一个过道;王升看了眼师姐,发现师姐正跟兮莲凑一起刷手机,也就邀柳云志一同入座。

    这几位道爷,都是就近能赶过来的金丹境大佬,天榜排名都在二十名到四十名之内。

    王升坐下之后,几位道爷自然是要一阵称赞,这是给青言子面子,跟王升自己反而没什么关系。

    沈茜霖跟几位调查组的年轻女孩坐在前门附近,之所以不想来后面,也是觉得跟这边的氛围有些不太搭。

    王升不由想到了他跟沈随安在男厕所进行的那段对话,此时想来……

    很有味道。

    青言子看着王升的剑匣,问道:“小升你的仙品飞剑可带在身上?”

    “带着。”

    青言子道:“拿来与几位前辈把玩把玩,为师来的时候可是在路上夸下海口了,说这是仙家之物。”

    “是,师父,”王升自然不会介意,召出一直蕴养在体内的仙品飞剑,将飞剑捧了过去。

    几位道爷也没什么架子,起身就在前后探头凑了过来,好一阵啧啧称奇。

    这个说:“当真非凡品,其上蕴着的这仙光,似有破邪、破军、破元神之功效。”

    那个讲:“单单是锋锐,就远非一般宝剑可比,更难得的是其上酝有的这灵性啊。”

    “蜀山剑宗的阵灵前辈,也算是现如今唯一的仙道之灵,可惜我等无缘拜见,实在是生平憾事。”

    “咱们能得修道之机缘,已经不错了,比老一辈强多了。”

    很快,仙品飞剑就还给了王升,王升仿佛感觉到了飞剑的委屈,这把飞剑似乎并不愿入其他人之手。

    青言子笑问:“小升,你为何不给它取个名字?”

    “师父帮我取一个吧,我取名比较废,”王升果断把这种耗费脑细胞的难题扔了过去,“我现在有一把无灵剑,这把剑倒是一直忘记取名了。”

    青言子思索了一下,便道:“与无字相对的,应是有字;与灵字相对的,可以是钝、拙、呆、蠢、笨……”

    呃,有点呆之剑?

    王升差点笑出声。

    青言子沉吟几声,几位道长也颇为期待的看着这位中年道长。

    很快,青言子就眼前一亮,言道:“不如就唤它飞霞剑吧。”

    几个道爷差点站不稳,一个个满是无语的看着青言子。

    这取名跟之前的分析有个毛球关系!

    对于自家师父的稳中带皮,王升自然是毫不惊讶,淡定的拱手道谢,“谢师父赐名。”

    飞霞剑发出少许颤鸣声,似乎对这名字也是颇为满意。

    大巴车开动之后,青言子将话题引到了鬼门关之事上,几位道爷各自说起了各家保存有关地府之典籍,但内容都十分简略。

    地府是阴司,与凡俗界本就不能互通。

    但大家都有一个共识——若是任由鬼门关在那,恐怕会有无穷后患。

    能尽早解决此事就要尽早解决此事。

    没几分钟,青言子把目光转向王升,温声道:“小升,稍后该如何行事,不用为师教你了吧。”

    王升现是点点头,而后皱眉思索,沉吟几声,“要不师父还是教教弟子吧。”

    前后传来几声轻笑,显然是半车人都被王升的‘老实’逗乐了。

    “这还用教吗?”青言子淡然道,“你上次如何刺激那樱岛国代表团的,这次再来一次就是了,不过不必要把场面搞得那么僵硬。”

    柳云志在旁顿时笑了出来,突然觉得有好戏看。

    王升苦笑道:“师父,那个是对樱岛国,而且当天是他们耍赖在先。地隐宗本身又没什么黑历史,咱们跟他们好好讲道理就是了。”

    “道理自然是要讲的,”一位道爷笑道,“但若是他们不讲道理,那咱们也没什么办法,鬼门关就在那摆着,随时可能出事,时间可不等人。”

    青言子道:“让他们借出宗门秘宝,这其实本来就有些强人所难,咱们并不占理。”

    王升点点头,随后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师父。

    “那万一咱们谈崩了,他们也不给呢……”

    青言子耸耸肩,“反正已经不占理了,那就索性蛮横一点也无妨,这恶名稍后为师来背就是,我们的原则就是尽量不伤人。”

    言下之意,如果地隐宗拒绝合作,那就算用强,也要借走那几件能够监察、影响地府的秘宝。

    行吧,这样其实也多少算是有点行动计划了。

    如果让前面坐着的沈茜霖知道青言子他们已经打定主意不行就硬抢,她心底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

    青言子考教了下王升近来修行进度,又叮嘱了王升几句有关凝金丹的注意事项。

    有师父师姐的成功经验在,王升凝丹成功的概率直线飙升。

    对比同龄修士,王升虽修行速度稍快,但每一步都走的算是比较扎实,纯阳仙诀并没有留下任何隐患。

    现如今,王升已经隐隐快要突破到虚丹境后期,一旦有所突破,花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准备凝丹。

    当然,多准备一段时间再凝丹,也会更有把握。

    “师父,您看最新的榜单没?师姐名次升的好快。”

    “那是你师姐修道速度够快,”青言子教育道,“莫要起攀比之心,你就老老实实修行,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你师姐如今走的阴阳平衡之道,为师能教她的东西已经不多。

    其实最近也在想,到后面该如何教你师姐……”

    摊上牧绾萱这种仙子辈的徒弟,青言子也确实有些压力;还好他前段时间突破到了金丹后期,不然就已经被牧绾萱追上修为境界了。

    王升心底也只能暗下决心,以后定要让师父,也感觉到在来自于二徒弟的压力……

    虽然,比较难。

    ……

    王升此时的排名依然是天榜挂名、地榜第一。

    其实按王道长的综合实力,已经能够正式踏入天榜后面几位,而且天榜是每周固定时间更新一次,调查组不应该对王升的实力统计有遗漏。

    显然,这是调查组有意而为。

    像是‘天榜第九十八王非语’、‘天榜第九十九剑修非语’,都是一副随时可能被人挤出天榜的架势,那喊出来的效果,远不如‘地榜第一王升’来的响亮。

    几位道爷聊天论道越发起劲,大巴开下环城高速,沿着一条繁忙的公路继续行驶。

    算算时间,沈随安那边估摸着已经召集全族开了一个小时的会了,结果如何,此时也没什么消息传来。

    沈茜霖对此事显然颇为挂念,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几眼,但一直没能等来自己父亲的电话。

    距离目的地还有十分钟车程时,周围已经都是稻田和菜棚,各处的绿化也做的不错,小树林成片成片的。

    有道爷扶须轻叹:“谁能想到,在这般普通的乡镇上,会藏着一个千年传承的隐世宗门。”

    “不错,这地隐宗倒也有独到之处。”

    一旁沈茜霖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立刻接听,整个大巴都安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调查组工作人员也接到了群发来的信息。

    很快,沈茜霖长长的松了口气,扭头对王升一笑,“成了!爸爸他暂时劝住了族里面的长老,具体等咱们过去了之后再商量!”

    调查组得到的信息也是如此。

    王升对此倒是并不意外,毕竟沈随安是一宗之主,又是地隐宗里面掌管资产的‘管家’,暂时稳住那些长老、执事还是能做到的。

    接下来的事,就要看自己师父和几位道爷了。

    大巴车开到目的地附近时,沈茜霖指着不远处那一排排乡村小别墅,有些开心的喊着:“就是那里了。”

    几位道爷顿时感慨不已,看这里的环境,倒是比山上要舒服多了。

    而且此地灵气虽不算太充沛,但已是完全能够修行的程度,如果再做一些隐蔽的聚灵阵、净灵阵的布置,修道环境绝不会比名山差。

    果不其然,大巴车驶入这处‘乡村社区’,王升就感觉到了各处元气流动颇有规律。

    但如果不进入村子,只是在外面观察,很难感觉出此地的不同之处。

    这里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因为村子里面出了个比较出名的大商人——也就是沈随安。

    名义上,村子的改建就是沈随安做的,为的是回报乡里,在当地也引为美谈。

    这处村子中有差不多三百多户人家,各处小楼也修了三百多座,尽皆都是地隐宗的族人。

    元气恢复之前,这个村子就以守规矩、富裕远近闻名。

    但凡是地隐宗嫁出去的女儿,都会自动脱离地隐宗,绝口不提祖上之事,安安静静随夫家过一辈子。

    而地隐宗娶进来的媳妇,也需要经过严格的‘考验’,并非随随便便就能接触到地隐宗的秘密,有些嫁入这里的女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姓氏多样的村落,会是一个隐世宗门。

    “以后修道境界无法提升了,找个这样带小院子也不错,”青言子轻声感慨着,“比起在山上也别有一番情调。”

    几位道爷扶须轻笑,纷纷出言附和。

    大巴车行驶到了村子中央的体育场,停在了‘社区服务中心’的楼房前。

    广场各处摆放的健身器材,在各个方向聚集、朝着此地张望的人影有数百人之多,还有几名在嬉笑打闹的孩童……

    如果这些人不是眼神中的戒备之色太浓,一点也不‘热情好客’,还真会以为这里就是一处常见的农村。

    ‘社区服务中心’前,十多位白发苍苍的老翁老妪此时各自放出气势。

    其中三名金丹境,七位虚丹境巅峰,两位虚丹境;似乎大部分虚丹境的老人,是因此前年岁过大、气血亏损太严重,此时尚无法凝丹。

    这些,应该就是地隐宗的长老们了。

    沈随安站在这些老人身前,左右两侧还站着十多名中年大叔,其中又有两名金丹境修士,七八位虚丹境巅峰的修士。

    怪不得沈茜霖一直在说地隐宗有些‘膨胀’,他们确实有膨胀的资本。

    加上沈随安,总共六名金丹境修士,十多位虚丹境巅峰修士,这顶尖高手的实力,确实不弱。

    这要是邪修势力,早就被官方重点针对了。

    除却他们有的诸多宝物、功法之外,仙人之后的平均资质,确实也是一部分优势。

    当然,这也差不多是地隐宗差不多所有的高端战力,除了他们,这处村子中还有二十多名虚丹,其他居民大都还是在筑基境界。

    但这般实力,放在两年前或许能让官方慎重对待,但现在已经完全不可能跟道门叫板。

    等青言子与几位道爷下车,沈随安带着几名中年大叔大婶向前见礼,青言子与几位道爷也各自回礼。

    在漫长的十多分钟各自介绍以及寒暄之后,王升几个年轻小辈才得以下了大巴;

    于是,又是几分钟的见礼寒暄。

    能感觉出,就算有不少地隐宗之人对他们一行有些不喜,但也都在克制。

    来者皆是客,总不能让人说他们地隐宗小气。

    毫无意外,牧绾萱和兮莲成了全场焦点,各处的窃窃私语大多都是围绕她们两个进行,别说王升,柳云志都有些被无视。

    “各位道长车马劳顿,咱们别在这里干站着了,进去饮茶歇息吧,”已经换上一身道袍的沈随安做了个请的手势。

    青言子道了声谢,带着己方十多人进入了这处社区服务楼。

    二楼有个较大的会议室,能坐下四十多人,场地很快就坐满。

    倒是与王升想象中的那种‘古香古色’的祠堂式宅院有些不同,更像是一群修道界的大佬凑在一起,开个例行会议。

    待各自入座,沈随安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奉茶。”

    于是,有十多名打扮成礼仪小姐的年轻女孩款款而来,先为客人们奉上香茗,又为地隐宗的长老、执事们送上茶水。

    “匆忙之下,招待不周,还请各位道友多多担待,”沈随安起身拱手。

    代表官方前来的十多人也只能起身还礼,一旁的长老、执事们也起身再还礼,拉凳子的噪声响了一阵,场面颇为壮观。

    一直坐在牧绾萱和王升身旁的兮莲撇撇嘴角,自然是动也不动。

    “大家不必这般拘谨,”沈随安笑道,“暂且不说要谈之事,我地隐宗虽是隐世宗门,但也算是修道界的一份子,我们这里,也许久没这般热闹过了。”

    “沈宗主说的是,”青言子道,“大家不管如何,都先是大华国的百姓,才是大华国的修道者,自然都是一家人。”

    一群人再次入座。

    沈随安喝了口茶水,言道:“鬼门关就立在那,地府之内随时有可能出现异状,咱们今天就直奔主题,说一说有关鬼门关突现一事。

    我回来之后,已经跟各位长老、执事商量过此事,我们宗内有几位长老对此持有不同意见,各位先听听他们如何说吧。

    二长老?您先说说吧。”

    沈随安左手边的那老翁轻轻点头,缓声道:“老夫以为,与官方合作有三点不妥。”

    青言子朗声问道:“敢问是哪三点不妥?”

    老翁缓缓开口,不急不缓的言说,无非就是从地隐宗的历史出发,说一说自身的独特性,数一数与道门的旧账,而后再言说地府轮回之地的重要性,认为这是凡人所不能抵挡住的诱惑云云。

    于是,一场辩论由此展开,本方最强辩手青言子迅速登场……

    稍微靠后的位置,牧绾萱和王升端坐着听讲,兮莲有些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玩手机。

    她鼻尖轻轻耸动了下,有些狐疑的看向面前的茶杯,似乎有些纳闷。

    谁都没注意到,这位狐半仙一根银发隐入了空气中,而后摆在每个人面前的茶杯中,都荡起了丝丝纹路。

    此时,已经有半数人喝了茶水,有代表官方的修士,也有地隐宗的长老。

    王升端起面前这精美的瓷杯想喝一口时,兮莲淡定的声音在王升心底响起……

    “别喝,有毒,还是能够灭人元神、无色无味的奇毒‘灭神散’,古时就有不少修士死在这东西之上。”

    王升顿时一愣,不着痕迹的将瓷杯放了下来,看了眼师父和师姐的杯子,还好两人都没喝。

    心底问道:“前辈,这毒能解吗?”

    “能呀,不是什么麻烦事,我就能解。而且此时他们喝下都不多,毒性还没扩散,提醒他们一声,就能将毒性控制住。”

    “所有茶水都有毒?”

    兮莲应道:“嗯,我都试过了,都有毒,对面这些家伙喝的人更多,应该不是他们下的,这毒似乎无解……

    真是的,还好今天跟你们过来了,不然我家小萱萱非要出事不可!”

    王升:……

    “前辈,能劳烦你一件事吗?”王升心底问了句。

    兮莲哼了声,“你劳烦我的事还少吗?哼!我也就看在你平时比较乖的份上。放心吧,我神识已经锁定了此地,谁要出村就会被我定住。”

    王升淡定的点了点头,看那边师父正在侃侃而谈,轻轻吸了口气,像是不经意间将面前杯子弄倒,里面的茶水顿时洒了出来。

    噹噹!

    一双双眼睛看向了这边,王升却皱了下眉。

    怎么……

    这些茶水没有腐蚀桌面?

    行吧,电视里演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也对,除了强酸之外,哪里会有什么腐蚀的特效!

    王升反应却是十分迅速,在这些目光还没收起来时,突然用力捂住自己胸口。

    突然咬破嘴唇,气海之上虚丹一震,把自己震出了一丝丝内伤,气息顿时凌乱且虚弱,紧接着就是面色苍白的大喊一声:“这茶有、有毒!”

    整个会场顿时静了下来,但几秒之后,会场之中立刻沸腾……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