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酒后搞事狐半仙【四更求订阅】

《地球第一剑》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酒后搞事狐半仙【四更求订阅】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比师姐弟更亲近的关系,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亲姐弟?

    可牧绾萱之前查过很多资料,发现亲姐弟经常会出现各种矛盾,并爆发肢体冲突,远不如她跟师弟和睦有爱。

    师姐大人心中打定主意,今天虽然要帮兮莲前辈舒缓心事,但刚好自己也问问清楚。

    牟月小姐姐可是有丰富生活经验的凡人。

    牧绾萱迅速回道:‘我跟师弟,现在不是最亲近的吗?’

    “当然不是,”牟月压低声音轻笑了声,“估计你们亲亲都没,还最亲近呢。”

    “嗤,”兮莲目光满是妩媚,看的一旁的牟月都忍不住有些双目迷离。

    这位狐半仙柔声道,“小萱萱是天生为道而生,凡心未动,你与她说这些是说不明白的;不过,按现在的状况,小萱萱应该是快动了。”

    牧绾萱头一歪,继续扣字,‘能具体说说吗?’

    “这个我也不好解释,毕竟我当年也没真的经历过,只是当时已经动了情念,就被情火烧的我日夜不宁。”

    兮莲幽幽的一叹,注视着天边星辰。

    一旁牟月眨了下眼,这煽情桥段来的可谓猝不及防。

    兮莲那双清澈的眼眸中带着少许回忆的神色,轻声道:

    “以我为例子,当年我凡心最重的时候,几日见不到那个狠心的清林道长,就会想着他何时会来,他来了之后我又该去做什么,才能让他多看我一眼。

    有时还会有些不顾羞耻的念想,想着能跟他花前月下,想着两人若能同枕绣被,那该是何等幸事。

    只可惜,清林道长始终只是将我当一个晚辈关照,并未对我有过任何杂念。

    用现在的话来说……若我能再来一次,肯定要果断睡了他!”

    这前辈……

    牟月在旁双眼有些放光。

    其实真说起来,兮莲在被封印之前,一直是跟在三通禅师身旁修行,在三通禅师照料之下,哪里端的起高人的架子?

    她当时只是三通禅师和清林道长的小跟班罢了,一直都还是少女心性。

    而后她被清林道长封印,心中痴怨爱恨交织,以至于入了魔道,之后便被天天灌注佛法,直到天地元气断绝,她沉睡到了现如今。

    其实不谈道性,单说心性,这位前辈高人并不算多成熟。

    岁月沉淀的效果,似乎都长到她那魅人的风韵上去了。

    听这位千娇百媚的狐半仙说出要‘果断睡了他’这种话语,反倒让牟月感觉颇有些豪气。

    然而,说完这话之后,兮莲又幽幽一叹,笑道:“当然这只是玩笑,等我净化魔性,能够飞仙离开这一界,再见到清林道长,只会问他一句……你们两个猜猜,我想问他什么?”

    牟月打了个响指,“应当是‘娶我吗’,这个霸气!他不娶咱们扭头就走!”

    牧绾萱却持不同看法,轻轻摇头,在手机上输入了一行大字:‘能不能去哪都带上我?’

    “小萱萱的性子太温柔了,以后万一被小非语欺负了怎么办?”

    兮莲满是怜爱的说着,轻轻抬手,手若幻影,轻轻在牧绾萱脸蛋上捏了下,牧绾萱只不过是眨了下眼,却根本没察觉到发生了什么。

    两个年轻妹子一起等老前辈高谈阔论。

    兮莲笑道:“我会问他,若我不是狐妖,是个普通的人类修士,他会不会对我有几分心动。”

    有一瞬,牧绾萱和牟月仿佛看到了这位‘古人’眼中划过的少许泪痕。

    牧绾萱轻轻的叹了口气,发现自己根本都不懂这些,完全帮不上兮莲前辈什么。

    牟月却知不能让兮莲沉浸在这种情绪中,在旁有些尴尬的笑了声,“前辈您从没怨过他吗?”

    “从未怨过吧,”兮莲目光有些迷离,或许也是醉了吧,只是她这般境界,再好的凡酒怕也难醉。

    兮莲轻声道:

    “我堕魔的根结,其实是在我对自身的怨恨,发现自己对清林道长的情意,本来什么话都敢说的我,开始扭捏了起来。

    渐渐的,我开始不断质问,为何我不能投胎做个人,而是一只被踩中猎夹,又被三通师父救回去的狐。

    这个心结在我心里不知道多久,当清林道长封印我时,我并没有对他的恨意。

    我凭什么恨他呢?当时感觉,他只是在除妖罢了,当年修士跟妖都是死敌互不两立的,而且,我与他说白了当时也只是前辈与晚辈罢了。”

    牧绾萱眨眨眼,略微有些惊讶。

    而一旁的牟月却是双目之中满是迷惑……

    道家所说入魔,不是失却了本心本性,变得六亲不认、残忍弑杀吗?

    为啥这位半魔半仙的狐半仙……

    说的有理有据,分析自己问题分析的头头是道,根本不像是丢失了本性,反而还有一种高层次人生境界!

    兮莲目光恢复清澈,轻笑道:

    “若是因为对他的恨让我堕魔,应当是他镇压我的那一刻就已经堕入了魔道;但我却是对自己恨到了极点,对自己的命途恨到了极点,这才渐渐失却了本心,入了魔道。

    现在想来,或许这就是老天捉弄吧。

    所以说,你们还想通过这种方式帮我化解开心底的怨念,简直是做梦呢。

    凭三通师父的智慧,依然没办法让我不厌恶自己,更别说只是一顿好酒好菜,你们两个曲意相迎。”

    牟月和牧绾萱对视一眼,都有些尴尬,但赶紧低头认错。

    兮莲柔声道:“好啦,我并没有要责怪你们的意思,也挺感谢你们想开解我的心念,虽然我知道,你们是怕我情绪失控再次坠魔。”

    牟月低声道:“前辈,对不起……是我们太唐突了。”

    牧绾萱却用手机打了一行字:‘没有的,我是觉得前辈您经历太坎坷了些,想帮您开心点的。’

    “啊……小萱萱,”兮莲手指在牧绾萱脸上又轻轻捏了两下,目光中满是怜惜和宠溺,“我要是你娘亲该多好,你父母能生你这般懂事的女儿,当真羡煞了我。”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父母二字,牧绾萱就面容有些黯淡,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脸蛋上写满了无奈。

    “怎么了小萱萱?”兮莲眨了下眼,“莫非是我说错话了?”

    牟月在旁眨眨眼,给兮莲发了个信息过去。

    ‘不语仙子出生之后连遭大病,有早夭之像,所以被家人遗弃到了武当山道观之外,被不言道长所收养。’

    兮莲目光中的怜惜更甚,却十分干脆的道了句:“不伤心这个,大概这就是个人的际遇与命数。

    以后我兮莲就是你小萱萱的干娘……呸,我就是你的干姐姐了!

    谁敢欺负你,姐姐我直接去他山头堕魔,仙人来了也能拼他一波!

    来,咱们三个喝一杯,继续说这男女之情……其实这还是我第一次喝酒,喝了之后感觉心气儿都顺畅了许多。”

    三人碰杯,牧绾萱脸蛋红扑扑的,却是很快调整好了心境。

    兮莲心情大好,拉着两人开始说些带‘女’字旁的私密话。

    比如说道牟月时,兮莲直接点破牟月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牟月脸蛋一红,说起了自己前段时间那无疾而终的恋爱。

    而后,问题终于来到了更深的阶段。

    “不语仙子,你喜欢你师弟吗?”牟月问出了自己心底最大的疑惑。

    “喜……欢!”牧绾萱回答的却是异常轻松。

    “不是这种喜欢,是那种喜欢,”牟月眨了下眼,“你看着他时会觉得自己心里很安心吗?有时候会忍不住凑过去想……kiss他一下吗?”

    兮莲问道:“何为克诶死?”

    “就是,木啊!”

    兮莲和牧绾萱都是恍然大悟状,顿时感觉牟月这位凡人女子懂得好多。

    牧绾萱若有所思的看着院门处坐着的王升,抬手摸了摸自己嘴唇。

    她弱弱的扣了几次字,才回了句:‘最近有几次看到师弟打坐,我也想去离他近些……’

    牟月果断道:“有了!有了有了!这就快动心了!”

    “动心早就动了,只是小萱萱类似于没开窍,”兮莲笑道,“而且小萱萱美的如仙子一般,怕是那嫦娥之首都不能相比,我当真不相信小非语没有任何绮念。”

    她这边话音刚落,门口早已睡着的王升突然抬手指着天空,大喊一声:

    “哥要成为星空之下的第一剑修!剑耀星河!”

    言罢打了个酒嗝,倚着门板鼾声又起。

    这边三位女子愣了下,随后牧绾萱一副你们看的表情,牟月拍桌忍笑,兮莲也是大笑了一阵,随后又有点担心。

    兮莲忧心忡忡的问:“这小家伙,别是跟清林那狠心人一样的性子吧?”

    牟月也愣了下,忙道:“那该怎么办?”

    “小萱萱,”兮莲抬手拍在牧绾萱的玉肩上,“姐姐我是过来人,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入魔,今晚趁他喝醉,天赐良机!”

    师姐大人眨眨眼,多少有些不明其意,低头扣了三个字……

    ‘怎么折?’

    叭!

    兮莲那两根宛若白玉的纤指打了个响指,“一切都包在你姐姐我身上了!快,喊声大姐来听。”

    “大姐……”

    “哎,哈哈,嘿嘿嘿!”

    单听这笑声,就知道某狐半仙异常的满足,而且差不多已经醉了。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