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地球第一剑》正文 第七十六章 寻师踪

《地球第一剑》正文 第七十六章 寻师踪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终南山,道门又一圣地,就在古都长安城以南。  古有‘终南捷径’之说,就是指的某段时期某些想入朝为官之人,会先来靠近长安城的终南山隐修修道,在长安城渐渐有了名声,就会被朝堂帝王请去入朝为官  也正因此,终南山古时又被一些修士所诟病。  终南之上修士甚重、道承繁多,却没有能够‘霸山’的门派。  这东西长数百里的秦岭一段,到处都有隐修之人,山林之中遍布道观与院落,各山都有路径相通。  这无疑给寻找师父青言子的下落增加了许多难度。  说起自家师门,其实也跟终南山有些关联,当年吕祖也曾在终南山隐居。  王升上高铁时遇到了点麻烦,闻渊剑开了刃,过安检的时被扣了下来,还惊动了几位警察。  依然是牟月帮忙找人给王升开了个证明,前后也就耽误了不到半个小时。  话说回来,圆朴真人让周应龙的师父给自己再选一把宝剑,这事好像没了下文  王升倒也不图占人便宜,自己受指点的恩情已经颇为深厚,再去厚颜无耻的拿人家道藏,那就属于比较不要脸了。  他在高铁上时就接到牟月的通知,说终南山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会有调查组安排的车辆接待。  而且牟月远程帮他找了个靠谱的‘导游’,是本地修行的一位道长,姓林,道号回峰,据说对终南山上各个道观都相当熟悉。  刚出高铁站,王升就见到了一条红艳艳的横幅:  ‘热烈欢迎武当山王非语道长!’  王非语  这称呼怎么听着这么娘气  师父给自己的道号也是没谁了。  横幅是被两个头带‘混元巾’的年轻女弟子拉着,横幅旁边有个戴着墨镜、穿着一身正经道袍,嘴上还留着八撇胡的清瘦道长,引得不少行人旅客好奇的拍照留念。  王升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这休闲套装,顿感自己有点不太正式。  提着用灰布包起的闻渊剑,王升迈步向前,顿时吸引了这道长和两位坤道修士的注意。  王升道一句:“您可是回峰道长?”  “哦?尊下便是武当山非语道长?贫道正是回峰。”  林道长立刻摘下墨镜,倒也是面容俊逸之人,对王升做了个道揖。  林回峰从牟月那提前接到了王升的信息,此时自然不会认错,笑道:“非语道长当真厉害,这一身修为不露半分,却又有连绵不绝之道韵气息四处流转,年纪轻轻便有这般道行,贫道颇感汗颜啊!”  王升道:“晚辈不敢在道长面前如此自称,道长喊我道号便是。”  “这里人多嘴杂,这边请,已经备好车辆。你们两个,还不快来与道长见礼!”  林回峰做了个请的收拾,那两个女弟子已经收起横幅,向前对王升做着道揖。  林回峰笑道:“这是我一个侄女一个外甥女,都不是外人,先去车上说吧。”  王升笑着答应几声,跟着林回峰去了高铁站外面的停车场。  林回峰开车,王升坐在副驾位置,两个跟过来‘见高人’的坤道则坐在了后座。  按道门规矩,上车自然就是加微信环节。  林回峰口中对王升赞不绝口,还说起了茅山交流大会上王升的那套剑法。  “虽未亲眼所见,但每每听几位道友说起,都让人心生向往啊。”  这些自然是客套的成分居多。  林回峰是在终南山上的一处道观修行,在本地道协中也有任职,此时修为是聚神境后期,性格颇为开朗,说话也是颇为客气。  这位林道长说起自家道承,也只是感慨当年自己追随的师父没这福缘,天地元气回归前半个月,老死在了大年三十晚上,没能熬到人生第九十三个春节。  “这都是命啊,”林回峰摇头感慨,王升也跟着感慨了几句。  车开向终南山的方向,王升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上。  “前辈可与家师相识?”  林回峰笑道:“别喊我前辈什么的了,我修为尚不及你,你这般喊,贫道有些不好意思。  尊师青言子,贫道记得十余年前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就是在一处道友的观中讲经论道。”  “可否能带我去这处道观?师父来之前,就是说寻友论道。”  “自然可以,贫道受人所托,今日定要助非语道长寻到尊师!”  林回峰义正言辞的道了句,然后一踩油门,这辆小车在环城高速迅速飙到了最高限速,迫不及待的被堵进了长长的车流中。  一堵车,林回峰的健谈就发挥了难得的作用,开始为王升讲述这终南山上修道的种种奇闻。  还好堵车并不算太严重,路上多耽误了一些时间,等中午时分就赶到了终南山的主峰。  王升在林回峰安排下吃了顿丰盛的斋饭,就直奔当年林回峰遇到过青言子的道观而去。  进去一问,此地有两位头发花白的道长倒是真的认识自己师父,甚至听说他是青言子的徒弟,非要拉着王升留下一起用斋饭。  但师父却并没有在此地闭关,而且之前也没来这边逛过。  “两位前辈可知,家师在终南山上可有其他好友?”  “哎哟,那可多了,”一位道长皱眉想了想,手指还不断掐算着,“你师父在这终南山上的好友,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他曾在此地修道二十余年,后来才搬走的。”  王升:  师父年轻时是在终南山修行的?  是了,此前听师父说起过,他当年跟师娘相识相恋时,正跟着自己师祖东奔西走,是在收养了师姐牧绾萱之后搬去的武当山。  原来自家师门的根,是在此地。  王升想了一会,他只能换个思路,不能像是闷头苍蝇一样在山里乱转。  他抬头问询这两位道长:“家师前来终南山时,曾留言说是修道有几分困惑,来此地找道友论证。敢问这山上,与家师相熟且修为高深的前辈有哪几位?”  “若说修为高深,又跟你师父相熟的,我们倒还真知道三四位,而且离着这边都不远”  这两位道长也是热心肠,估摸着也是在山上清修的日子遇不到什么波澜,好不容易遇到一回,都是颇为热心的帮忙。  也没多耽误,这两位道长换上道袍,带上道巾,嘱咐几名弟子看着道观,就带着王升和林回峰开始在终南山上乱转。  两位道长是结胎境修为,倒也不怕损耗些体力。  就这般,整个下午,王升一连逛了十八九处道观,认了一群师伯、师叔、师爷、师大爷,还得了几瓶丹药、几叠护身用的符箓。  法器现阶段还太稀少,也太珍贵,倒也没道长大放到直接送王升几件。  他们都说并未见过青言子,也有热心老道二话不说,直接对青言子施展千里传音现代版——拨打手机,都没什么结果。  还有不少老道长见到王升后就拉着不让走,更有几位道爷,带着老花镜,拿手机播放一两个短视频,其中就有牧绾萱吹玉笛、王升舞剑的那段。  师父的朋友圈,没想到竟是在终南山修士这  王升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时跟爸妈过年回老家,被满堂爷奶伯婶各种塞东西的情形。  好一番折腾,王升看着自己手机,突然一拍脑门。  “前辈,可否能帮我在终南山道长们的群里问问,哪位有见过我师父?”  “对,怎么忘了这茬!”  “这就问这就问,修道都修傻了,手机这玩意还是用不熟。”  几个白发苍苍的道爷对着手机大声呼喊的情形,倒也算是难得一见。  这个说:“喂喂?各位道友可曾见青言子道友?其徒非语有急事寻他,望见者迅速与贫道语音通信。”  那个喊:“看见青言子没有啊?他徒弟来找他了!”  王升在旁静静听着,倒也觉得这些没什么架子的道爷颇为可爱。  各个名山都有各自独特的修道氛围,茅山之上规矩繁多,武当山中老一辈都在深山躲着,倒是这终南山,各处都透露着许多人情味道。  不过几分钟,终南山主峰就被炸了场子,几位道长的手机顿时开始震动个不停。  一条条语音消息播报了出来,此时所在的这小小的道观都热闹了许多。  “青言子道友来终南山了?上次跟他讨教的道法他都没说全呢,去哪了?”  “非语就是青言子道友视频里舞剑的小师侄?他来咱们终南山了?现在在哪家呢,我过去看看。”  “他师父说那可是个剑痴,贫道这把老骨头可最喜欢修剑的!”  “青言子道友没来我这。”  “没听说过青言子道友回来论道啊最近。”  你一言我一语,但凡终南山上没有闭关的道长、道爷,很短的时间内都知晓了此事,各处都在搜寻者青言子的下落。  这场面,当真出乎王升的意料。  终于,有位道长在群里说了一条线索。  “他估计并没有来主峰这边,不如往蓝田那边找找看,或许是回他旧山门那边了。”  紧跟着,又有道长回复:“我有那边的群,我来问问。”  这就顿时有了希望之光。  王升抬头看了眼这里供奉的老君像,心底感谢了下太上老君,估计老天都觉得师父和师娘能够破镜重圆,再续姻缘吧。  正这么想着,林回峰道长举着手机跑了过来,“有消息了!这个群里有消息了!在静云道长那!”  找到师父了?  王升不由喜上眉梢,快步迎了上去,林回峰摁了下手机屏幕,里面飘出来了个清冷的女声。  “他在我这,怎么了吗?非语现在何处?”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