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第二十六章 真正的大腿

第二十六章 真正的大腿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地球第一剑,blbli.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PS:感谢书友‘ ZedLucas’飘红打赏,没记错这是老书友了。总共已欠六更,上架补!】

    ……

    剑气!

    离体剑气!

    此时不只是各位道爷、道长的面露惊色,王升自己也小小惊讶了一下。

    看着手中长剑稍微思索,得出了一个让自己哭笑不得的结论……

    他的剑道修为,早就能做到剑气离体了!

    只是此前一直用的是那把广场舞专用太极剑,根本无法承受他真元注入,所以一直没能施展出离体剑气。

    摇摇头,王升对着呆愣在那的施千张拱拱手,施施然转身回了武当一行入座的区域,刚要将长剑归鞘,却见这把长剑上出现了道道细微的裂纹……

    而王升抬手小心的碰了下,长剑乒的一声炸开,些许铁屑簌簌而落。

    王升讪笑了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周应龙身前,苦笑着道了句:“周师兄,等回山了,我赔你一把新剑吧。”

    “王师弟客气了,这把剑能入你手,也不虚为剑了,”周应龙笑着道了两句,随后压低声音道:“反正也是在山上领的,没事,不是什么宝剑。”

    王升这才少了几分内疚,和周应龙相视而笑,各自回了座位。

    一旁师姐表情淡定的端着手机,眉眼带笑;她的手机屏幕中,几个身材苗条的动漫人物正跳着火热的啦啦操……这是在偷偷给师弟应援来着。

    自己出的风头是不是太过了?

    王升稍微思虑了下,倒也觉得自己今日锋芒露的太多了些;但接下来自己也就是在山中清修,这次露一露也无妨。

    场中,施千张此时正抱着自己被剑气斩断的布包,蹲在那一阵欲哭无泪。

    布包中,数十张叠好的黑纸符被齐齐斩断,而他牛仔裤却丝毫未伤,可见王升对那道剑气的掌控,其实已是十分精妙。

    然而……

    施千张突然站了起来,气冲冲的跑到武当山一行前面。

    武当众人顿时起身戒备,牧绾萱见状也露出几分嗔怒。

    若是这毛刺头小道士再纠缠不清还要跟师弟比斗,她这个做师姐的,说不得也要站出来帮自家师弟做点扫尾工作了。

    龙虎山的几位道长此时总算站了出来,怕施千张闹事,几步横冲而来,拦在了武当山一行之前。

    众人都道施千张心高气傲受不得败绩,不能接受两次失利的结果;怎料施千张被自家几位师叔拦住后,在那一阵跳脚,却不提输赢之事。

    “升哥!大哥!我说你打我其他三包符不行吗!干嘛非要挑这摞最贵的打!三万多啊!这些黑符有几样用的材料死贵,一套下来花了我全部积蓄三万多啊!”

    王升稍显尴尬的一笑,武当一行也是面面相觑。

    旁边伸来一只套着布鞋的大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翻了施千张。

    就听一位面容威严、眉角上飞的道长咬牙骂道:“行了!少在这丢人现眼!回去让门内再给你补齐两倍的原料!”

    “那也行,”施千张顿时笑了,在地上跳起来,对自家师叔一阵搓手,“要不,素明铅黄纸也给我弄几十张呗。”

    “滚球!那纸我都用不上!快回去老实坐着!不然把你的法器也收回来!”

    施千张瞬间将额头贴着的月牙玉石抓在手中攥紧,还要说话,就被这位道长随手一抓,拽着衣领拖回了自家地盘。

    临走,施千张躺在地上还不忘对王升竖了个大拇指,张嘴喊了两句:

    “升哥你这剑法我施千张服了!散场了别走,微信加个好友!等会儿一起吃个饭啊!”

    王升嘴角一阵抽搐,当真不想再跟这位龙虎山弟子有什么交集。

    修道之人怎能满身市井气,还随口一句‘升哥’‘升哥’的叫个不停。

    不过话说回来,这称呼倒也不算太难听。

    ……

    接连三场高水准的斗法,让在场的修士也是看的心潮起伏。

    茅山与龙虎山的符箓之法各有千秋,武当山的剑法也是厉害无比,这三家已然显露了道承的真本领……

    虽然王升严格来说并不算武当山弟子,青言子也只是挂名在武当山上修行,但此事外人不知,武当弟子们不去言说,王升此时自然也就代表了武当道承。

    接下来,一直到日落时分,各山弟子纷纷下场找人切磋,各类道术一一展露。

    各大名山的道承底蕴只是展露出冰山一角,今日这交流会就已经堪称精彩纷呈。

    虽时不时都有目光朝着王升飘来,但根本没人敢来寻王升切磋,毕竟大家都有一份正常的道心,没事都不想找虐。

    通明剑心,离体剑气,聚神后期……

    这些关键词齐齐套在了一个面容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的年轻道士身上,足以让道门绝大部分年轻一辈望之却步,让中年道长们掂量掂量。

    王升此前展露的玄妙步法,那几乎毫无破绽的七星剑阵,也算是一份威慑力。

    哪怕是结胎境的道爷、道长,有意要去领教一下通明剑心与剑气的厉害,也会担心自己会真的败在那七星剑阵之下,英名扫地。

    自身脸面是小,师门颜面事大。

    对此,王升倒是乐得清闲,与师姐坐在那观摩各家道术,哪怕学不到什么,也可跟自己的法与道互相印证。

    这样的交流会才像样嘛。

    最开始时,下场切磋的只是年轻一代的弟子门人。

    渐渐的,几位道长有些手痒去寻对手交流道法,这些中年道长也开始出现在场中对阵。

    这些道长修为普遍不低,年轻一代平均水准是在聚神前期,这些中年道长此前修了半辈子的道,平均水准应该是在聚神后期,也有几人显露出了结胎境的修为。

    本来,牧绾萱都松了口气,觉得今天不用她出手了,自己师弟已经算是扬了武当山威风,镇住了场子。

    但一位崂山派结胎境的道长,来武当阵前找武当道长切磋。

    李始悟匆匆而来,让牧绾萱代为出手,终究还是把这位被大多修士当做花瓶的坤道推到了风口浪尖。

    师姐要出场与人切磋,王升比自己上场对阵结胎境高手还要紧张一些。

    王升先是偷偷嘱咐师姐下手注意轻重,不要伤人,又对那位崂山道长作揖赔礼。

    “我师姐不善言语,并非有意怠慢,还请前辈多多担待。”

    这崂山道长本是来找武当山同辈切磋,却被李始悟安排和小辈较量,原本还有些不爽;但听王升这般恳切相请,也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然而,这微笑很快就僵在了道长那满是褶子的面庞之上。

    牧绾萱脚尖轻点,轻飘飘的‘飞’了十多米入场,动作轻柔的摆了个太极起手式,道袍轻轻飘舞,长发略微荡漾,一缕缕似有若无的天地元气环绕身周各处。

    周遭近百米范围之内,元气仿佛变得十分沉静有序,尽在她一人掌控之中。

    崂山派的道长有些无语的发现,他想调动周遭元气竟十分困难,直接陷入了某种气场之中,挣脱都不得。

    若从空中俯瞰,以牧绾萱为圆点,直径百米的范围内,元气流淌,汇聚成一张阴阳双鱼图,这双鱼图在若隐若现……

    结胎境,中期!

    崂山派道长败的毫无悬念……

    说境界,境界被这个年轻坤道压了半头;

    论自身,自身真元不如对方精纯,灵念也不如对方强横,内胎也不如对方圆满;

    更别说这位崂山道长所用的道法,根本无法攻破牧绾萱那双小手画出的太极图案……

    只是简单的几招交错,随着牧绾萱简单一掌轻轻拍飞了这位道长,场中再次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正在凳子上收拾自己残符破包的施千张,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长大的嘴许久没能合上。

    原本都以为这位肤白貌美有仙气儿的坤道,应该是沾了王升的光,才能来此地参加交流会。

    却不曾想,这位目光灵动的仙子才是真正的隐藏高手,跟她一比,王升都成了大树下面乘凉的小剑修……

    “嗯。”

    牧绾萱像模像样的对着崂山派的道长拱拱手,转身,飘然回到了武当一行的入座处,长发与道袍下摆轻轻晃动,那星眸仙颜给不少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武当不语,道韵两仪。

    沿途的年轻道士都忍不住起身相让,唯恐擦碰到这位‘仙子’一片衣角。

    “师姐,厉害。”

    王升悄悄竖了个大拇指,牧绾萱紧绷的脸蛋顿时冰雪消融,松了口气后又笑眯了眼,挨着自家师弟坐了下来。

    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但比起出场前她淑女风范的坐姿,这时再入座,已经不自觉有了几分高手的威严风范。

    然而,刚想放松一下的师姐,感受到周围目光不断朝着她的汇聚,也没有挪开的意思,无奈之下,她的小脸也只能再次扳起来。

    到后面,注视牧绾萱的视线依然不减,搞得王升都想给自己师姐旁边立个牌子,上面写两句‘生人勿进,有代言合作请联系她师弟’……

    如果说,王升这个凭空出现的‘未来剑仙’,让人对武当道承侧目,多了几分敬重。

    那牧绾萱这位浑身冒着仙气儿的坤道修士,在此地展露出竟仅次于几位道爷的修为……

    这就显得武当道承颇有些过人之处了。

    李始悟笑的嘴都合不拢,坐姿也是前所未有的挺直,感觉山中清修十数载,却是今日最痛快。

    ……

    日落时分,交流会告一段落,各家道承都算各有所得。

    最为重要的,是各家都明白了各自的路有没有走错,知晓了现如今道门名山的底蕴与现状。

    从今日之情形,不难预见,五年、十年、二十年后,这世间将会迎来的剧变与动荡。

    只要天地元气持续存在下去,修道的大世即将再次来临,人类的历史或许又会有不同的导向,而这太平盛世也不知到底还能维持多久。

    道门可以约束弟子,但那些千年来流落在各地的道承呢?

    那些在元气之中,会越发凶狠,渐渐诞生灵智,踏上化妖之路的妖兽呢?

    王升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师父青言子经常站在院墙上眺望远方,时而长长的一叹,眉目间带着几分担忧。

    今后修道这条路或许好走了,但人世间的这些纷争,又该如何……

    “嗯?”

    牧绾萱在旁有些奇怪的拉了下王升的衣袖,王升从出神中回转,原来是那边已经有几位道爷起身,要宣布今天交流会到此为止了。

    王升笑了笑,把心底的杂念驱逐开。

    有多大的力气干多大的活,天塌下来有师父先顶着。

    不管如何,修道这条路,今后自己堂堂正正的走下去就是了。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地球第一剑,blbli.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